妖居盛世

(此人不是正经写手)
让夏风拂去,让凉雨洗涤。

中秋月儿圆

*中秋节的过法〔雾〕
*祝看到此文的读者阖家欢乐
*出场:我的男神们,文中的“你”我也有份儿
〔作者:妖居盛世〕

「金光瑶」&架空

  “阿瑶!阿瑶!”

  “跑这么急作甚?当心点。”他的嘴角上扬,冲你微微笑着。

  你举起手中的月饼给他看,乐呵呵地说道:“阿瑶,你看,这是我今儿去集市买包子时老板娘给我的,她说这个月饼可好吃了,我就带回来给你尝尝。”

  金光瑶把手轻轻地放在你头上,宠溺地说道:“你尝尝看这月饼味道好不好,好的话明天我们就去买些回来。”

  虽然他笑着,但是你总觉得他的笑意未达眼底,你摇摇头,唤来一个下人将月饼去放置好,这才捧着他的脸,忧心忡忡地说:“阿瑶,你怎么不开心?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金光瑶缓缓道,“起风了,娘子,我们回屋去吧。”

  “不,我不回。”你斩钉截铁道,紧紧拽住他的手不准他走,“你是不是想娘了?”

  “呵……”金光瑶微微叹息一声,转而牵过你的手,拉着你迈向内屋,“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的确是想娘了。”

  “我们晚上去娘那儿吧!”你站到他面前,抬头看他,“晚上的月亮才圆呢,咱们三人一起过中秋,你说好不好?阿瑶?”

  “娘子所言极是。”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天陰,娘,今晚我們過了中秋,你是否也覺得我家娘子是個很好的女子?我做過許多不該做的害人之事,雖然告訴自己這都是為了報仇雪恨,但偶爾還是會覺得駭人,幸而娘子出現,她把我從泥潭中救出,娘,你说我是三生何其有幸才將她娶回家,娘,望您在天之靈,佑我們一世平安。』

  “阿瑶,你怎么还没熄灯?”你躺在床上,透过床纱看着他坚挺的后背。

  “嗯,就来。”金光瑶合上记事簿,便吹灭灯芯,与你相拥而眠。

「王也」&日常

  “王道长!我在这儿!”你穿着大衣,站在路灯下朝王也挥着手,示意自己在此地。

  王也一路跑过来,然后上下扫了你两眼。

  “干,干嘛?”你不自在地说道,十分没底气。

  “哟呵,还专门打扮过呢?”王也笑眯眯地捏了捏你的脸颊,“走吧,咱们去哪玩儿?”

  你报复性地伸手也捏了捏王也的脸才开口说话:“你说去哪儿玩?”

  “哎哟我的小公主,”王也乐呵道,“今天以你为中心,你想干啥就干啥。”

  “嚯,这可是你说的啊,别反悔。”你得意忘形地在原地蹦着,结果乐极生悲,在跳的时候小腿突然抽筋了。

  “哎我操!”情急之下你疼地爆了粗口,王也无奈地看着你,他看完你这一套动作就知道你又抽筋了。

  “你看,我让你睡觉别老踢被子,凉了腿又要抽,不听我的?这就是下场。”王也一边说着风凉话半蹲下来。

  “你……嘶,做,做什——”你已经痛地不顾形象死命抱着路灯柱子,话都说不清了,这蹲也蹲不下去,站也站不稳,你觉得你可能今天不宜出门,正想着,忽然从小腿处传来一阵温热,你低头看去,原来是王也伸着修长的手指在给你揉着穴位。

  “好了,感觉怎样?”王也站起身,询问你。

  你跺了跺脚,竟然神奇的没抽了,于是你扑进他怀里,笑嘻嘻道:“嘿,手艺不错嘛王道长,下次还点你。”

  “下次?”王也搂住你,“也就只有我受得了你这公主脾气了。”

  “呔,我也没有提什么很过分的要求好不好?”

  “是是是,那咱们走吧。”

  “嗯?去哪儿呀?”

  “当然是去买月饼咯,中秋不吃月饼咋行啊,然后再去给诸葛青那几个送些,送个人情嘛。”

  “说的也是,那咱们出发吧——”

  王也与你十指相扣,嘻嘻哈哈地走在大街上,其乐融融。

「诸葛亮」&未来

  “阿亮!”你突然出现进诸葛亮的视野,再加上一声大喊,吓得诸葛亮一个激灵。

  诸葛亮无可奈何,扶额道:“你这丫头,真是皮。”

  “嘿嘿,亲爱的老公大人~”你环顾四周,打量着诸葛亮的科技实验室,“你又在做什么新的高科技?”

  “你猜?”诸葛亮穿着一身蓝色的袍子,推推鼻梁骨上的眼镜,双手抱臂靠着墙笑眯眯地问你。

  你觉得眼前人的模样戳中你的心窝,你想,这磨人的小妖精又开始撩人了,于是你二话不说就朝他扑过去,被他接近怀里,你抬头看他,笑嘻嘻地说:“不知道!”

  诸葛亮抱着你,左手轻刮一下你的鼻头,看着你的眼睛,你忽然发现他的眼里有星辰大海,你沉迷于他苏极了的声音里,只听他道:“今天是中秋,古代不是有个传说是‘嫦娥奔月’吗?我打算做个AI系统,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家里登月了。”

  “喔,原来如此!”你抱着他的腰,手感极好,于是你把脸放在他的胸膛上,还蹭了蹭,“不愧是诸葛先生,绝代智谋无人能比。”

  “再怎么风华绝代,还不是被你抓住了?”

  诸葛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一支浅黄色的簪子,将你的长发用此簪挽好,然后用一种近乎虔诚的语气对你说:“你就是我的嫦娥。”

「刘邦」&都市

  你双手环臂,气呼呼地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突然一声开门声响起,穿着黑色正装刚开完会的刘邦迈着大长腿走了进来,他走向办公桌的同时,将衣服上的纽扣一颗颗解开,把外套一脱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不仅如此,他还解开衬衫上的两颗纽扣。

  你看的眼睛都直了,然后咳嗽两声故作矜持,这才用带着怒气的声音说:“什么嘛!都中秋节了!刘老三你还工作!工作工作工作,整天就知道工作!”

  “宝贝儿,”刘邦一边看着办公桌上的协议一边喊到,“冤枉啊,我可不是那种不顾家的男人,乖,等我把这些签完字我们就去吃你最爱的火锅。”

  “嘁,”你转过身子不去看他,表面上是你在生他的气,可实际上你是怕被他的美色给诱惑然后就妥协了,毕竟你打算在刘邦面前拿出点威严来,“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呵呵,可笑。”

忽地你感觉身后的沙发下陷了一部分,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儿围绕在鼻尖,低音炮在耳边炸响。

   “媳妇儿——你别不理我嘛~”刘邦单膝跪在你身后,另外一条腿笔直的撑在地上,他丝毫没有一点儿总裁形象地挂在你身上,可劲儿的跟你撒娇。

  你深吸一口气,试图稳定心绪,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你想镇定的想法失败了,于是你缴械投降,转过身抱住他把他压进沙发,然后居高临下地说:“你看看你,没皮没脸的,是怎么当上总裁的?”

  刘邦大笑出声,然后朝你眨眨眼,一手扯开自己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上你的脖子,又勾勾唇角,慢悠悠地说:“当然是靠着客官您啊~”

  你强制性的压制住自己试图上扬的嘴角,却控制不住变得粉红耳垂。

  刘邦玩儿的差不多了,便用巧力来了个天翻地转,成了他上你下,刘邦在你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喂?张良啊,麻烦你把我办公桌上剩下的合同签了,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又不是不会模仿我的字体,嗯我去干什么?当然是陪我媳妇儿过中秋啊,嘿,麻烦你了。”

  “……你又让良哥帮你代签,我觉得这样是不是对良哥不公平啊?”你无语地看着眼前这笑的跟流氓地痞似的男人。

  “不会,我会给他加工资的。”刘邦穿好衣服,把躺在沙发上不想动的你一把扯起来。

  刘邦细心地替你理好衣领,然后勾着你的肩膀揽在身边,带着你去买火锅食材最后回到了家。

  “怎么不直接在外吃啊?”刘邦站在你身旁跟着你一起洗菜,好奇的问道。

  你乐呵呵道:“当然是在家里吃更有氛围啦,还能随意加自己其他喜欢的东西嘞。”

  “也是,”刘邦眼里满是宠溺,“还是只有我俩的世界最好。”
 

「韩信」&修仙

  韩信站在群山之巅,微冷的风吹拂起他的红色长发,显得凄凉又孤寂。

  你乘着飞剑上来时便看见这幅景象,心知他又想起前世的事情来了,你暗自叹息一声,将手中抱着的外衣抖开,飞到韩信身边给他披上。

  你笑着说:“重言,这里风大,你看风景也不知道拿件外衣,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韩信侧过脸看向你,无奈道:“我们修仙之人哪儿来的着凉?”

  你与他并肩而立,望着远处的鸟儿们低飞而过,沉默一瞬才开口道:“重言——我是指,心凉。”

  韩信沉默不语,只是抬手揉揉你的头,你能感受到他的动作十分温柔,也能感受到所谓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师父说过,前尘事终究是前尘事,不必因往事而过于心伤,”你试图劝说他别在沉浸于过往的悲伤中,毕竟自从他觉醒自己以往的记忆后,连续几天都没笑过了,“所谓过往云烟便是如此,况且重言啊,过多的沉浸于往事会影响仙途啊……”

  “嗯,我知道,过几天我就没事了。”韩信牵强地勾了勾唇角。

  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轻易释怀一件事,看着他这副模样你心疼至极,你决定转移话题,于是你带着轻松的语调说:“对了,今天中秋,我们去集市上买些月饼吧。”

  韩信只是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唤出飞剑带上你去了集市。

  此时你瞧见有个算命摊子,兴冲冲地跑过去凑热闹,你指指自己又指指韩信,对算命先生笑着说:“先生,我想算一下他和我姻缘能有多久?”

  算命先生摸摸自己的长胡子,说:“这位公子与这位姑娘定当是天长地久啊。”

  韩信付给算命先生碎银,再同你并肩而行,他道:“我们本就修仙之人,你怎还玩儿这个?”

  你负手而行,冲他笑道:“因为一般的算命先生都会说好话,只有少许半仙儿说真话,毕竟好话让人开心,所以我才问的。”

  看着你笑得傻兮兮的样子,韩信没忍住轻笑出声,你一震,随即反应过来,惊喜道:“你笑了!这么多天你终于笑了!” 

  如清泉般的清澈声音响起,韩信带着笑意,道:“方才忽地想明白,过往云烟可不如眼前佳人啊。”

  “瞎说,哪儿来的什么佳人?”你的脸变得微红,然后继续说,“不过,能看到重言你重新展露笑颜,我是真的很开心,你笑起来很好看的。”

  韩信牵起你的手,漫步在集市里,他温和地笑道:“既然这样,那我每日都笑给你看。”

因恨生而降灾

*恶友:薛洋x金光瑶
*十恶不赦薛成美,笑里藏刀金光瑶
*冷门cp
〔作者:妖居盛世〕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街上出现两位玉树临风的男子,一人身着金星雪浪袍,一人身着黑红相间衣,一人长得温润如玉温和有余,一人英俊讨喜左手处有一断指,这二人一前一后,高的在前,矮的在后。

  那高的总是随手就从摊子上拿过自己喜欢的东西,矮的便跟在后面付钱,矮的那个悠悠开口道:“成美,下次你再这样,可别穿金星雪浪袍啊。”

  前面那人嗤笑一声,咬着糖葫芦口齿不清的说:“金光瑶,谁稀罕你金家那破袍子,穿着金光闪闪的又不舒服。”

  “呵,”金光瑶轻笑出声,眉眼弯弯,“毕竟这代表着兰陵金氏,我又是家主,定当要注意各方面的形象啊。”

  “嘁嘁嘁,名门世家的破规矩就是多,哪儿有我这么自在,”薛洋丝毫不遮掩的翻了个白眼,忽地眼神一凝,看向那处算命的摊子,于是他拽住金光瑶的手就向那处大步走去,“走走走咱们去那儿算一卦看看。”

  金光瑶被薛洋拽着只得无奈的加大步伐,他道:“你什么时候又对这些半仙儿起了兴趣?”

  “你管我?反正来都来了。”薛洋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带着金光瑶站在了算命先生的摊前。

  “二位要算什么?”那算命先生摸着白胡子仰着头看他们。

  薛洋双手抱臂,道:“就算算以后,看你准不准。”

  算命先生念念有词,掐指算来算去,才开口道:“这位公子,请保重,你往后的结果可不是什么好结果啊。”

  “啐,我看你就是讨打,还半仙儿?瞎算!”说着薛洋就要踢翻那摆放在地上的东西。

  金光瑶一把拉住他,然后蹲下身道:“老人家,给我也算一卦吧。”

  “这位公子,你的结果也不太好啊,您二位做的事是要遭天打雷劈的。”算命先生恳切的说着。

  薛洋拽起蹲着的金光瑶,然后一脚踢过去把那些物件踹飞,气势汹汹的说:“呸,瞎算命的,你才是天打雷劈的样!”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金光瑶从钱袋里摸出一块银锭,歉意地笑道:“还请先生勿怪,我给您赔罪了,不过老先生,话不可乱说,会遭来杀身之祸。”

  正当金光瑶准备追上薛洋时,那老先生咳嗽两声缓缓说道:“老头子我可从来不说假话,公子保重。”

  金光瑶没有再回话,只是大步流星追上薛洋与他并肩而行,薛洋勾着金光瑶的肩,表情凶巴巴的却被露出的小虎牙给破坏了气氛,他道:“那半仙儿给你说什么了?”

  “他说咱俩的友谊长存。”金光瑶不打算说出原本的话,即便薛洋肯定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

  果不其然,薛洋不屑道:“呸,你又在扯犊子。算了,走,买糖去,刚才我看见一家的糖很好看,买来看看好不好吃。”

  金光瑶只是笑笑,应声道:“好。”

  多年以后,薛洋、金光瑶二人,不再存在于世。

  彼岸花开满大地,一片火红的花海里,有一块倒塌的石碑,石碑上坐着一人,那人翘着二郎腿叼着草根像是在等谁,不远处忽然隐隐约约冒出一个金色身影,那身影越行越近。

  “成美,这是何处?”金光瑶看着坐在石碑上薛洋,率先开口,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充满着又逢故人的喜悦。

  薛洋跳起来狠狠地给了金光瑶一个拥抱,这才道:“地府,看到没?那儿排着队。”薛洋伸出手指指给金光瑶看。

  “还真是,你在等我。”明明是疑问句却被金光瑶说出肯定句的意味来。

  薛洋没否认,而是拽起金光瑶的手走去那处:“走走走,我们跟着去排队,看看那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原来那儿是个城门,都在排着队等着进门,轮到他二人的时候,守门人不带感情色彩地说:“你们业孽太重,不可投胎,这是牌子,从今往后你们就是黑白无常,不懂的问前辈,牌子会领着你们去管黑白无常的总司那儿。”

  进了城后,薛洋一边抛着牌子玩儿一边吊儿郎当的说:“黑白无常啊,听起来挺好玩儿的。”

  金光瑶无奈道:“成美你就想着玩儿,以后我们得一直待在一起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薛洋停住动作,气势汹汹。

  金光瑶摇摇头,笑道:“乐意至极。”

我爱人是侄儿的小叔〔贰〕

*设定…用内力烘干东西是不存在的
*然后…瑶瑶两米八,嗯
〔作者:妖居盛世〕

江澄猛的抬头向后退去,很明显他忘了自己的身后有一潭水,清澈的水里不仅有活蹦乱跳的鲤鱼也有美丽动人的荷花,于是,随着“哗”的一声,江澄措不及防的掉荷花潭里去了。

下一秒,江澄湿漉漉的从荷花潭里狼狈的爬上岸,满脸羞愤,他跳起来指着金光瑶愤愤不平的控诉道:“喂你就是想看我笑话是吧!?呵,你刚才分明可以拉住我!你到底在发什么疯!”江澄说完伸手取下头上的装饰,开始拧头发上的水。

金光瑶表示躺着都能中枪,真的是很无辜了,便恢复了和蔼可亲的样子,说:“江宗主,实在是抱歉,在下方才的确未反应过来。”金光瑶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想着湿身的江澄当真是好看啊,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不过,江宗主,你还未告诉在下刚才那问题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江澄叹气,放开头发抓紧衣角开始拧,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听他说:“没什么可答的。爱情也就是顺其自然吧。”

金光瑶暗自庆幸,看来江澄不讨厌同性恋爱啊,思及此处,他放低了声音,道:“江宗主是否介意与在下互换衣裳?这事儿算我的错,我可是很担心你的身体健康。”

“本宗主身体好的很,不用你操劳。”江澄瞅他一眼儿,“当然换,还有你声音放那么低做什么?”

金光瑶笑而不语地向那片芦苇地踱去,不动声色地用金丝将几个小纸人儿绞成碎渣渣,这一幕江澄没看到,所以江澄觉得金光瑶真是神经兮兮的,完全不知道金光瑶脑子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去那边儿干什么?”江澄纳闷询问。

“这里有遮蔽物。万一有人来了,看见两大宗主在这里脱衣,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奇怪的癖好。”金光瑶一边脱衣一边淡然的回答江澄的问题。

江澄闭嘴走过去,他觉得说不定他错怪金光瑶了,不过金光瑶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肯定没毛病。

但——他二人都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儿,那就是……

身高是硬伤。

于是,金光瑶穿上了江澄的紫色衣服,袖子不仅直接把金光瑶的指尖完全遮住,还多出一截儿来,而江澄……就宛如穿上一件及膝的金星雪浪裙,袖子刚好到臂弯。

两人面面相觑,气氛有着诡异的宁静,江澄没忍住,不小心笑出了声,金光瑶也跟着笑,但,金光瑶是微微勾起唇角,江澄则是笑弯了腰。

金光瑶无可奈何,想揍江澄吧,又下不去手。

看着江澄开怀大笑的模样,金光瑶感叹自己竟然还会如此紧张,这世间倒也只有江澄是第二个能牵扯自己心弦的人了。

“江宗主。”金光瑶面带微笑音调沉稳心里忐忑不安。

“啊?”江澄满脸懵逼音调上扬心跳突然加速。

“有没有兴趣做兰陵金氏的夫人?”

“……”

“在下……我待金凌足够好,也能管的住金凌。”

“啊……”

“我认为世界上最玉树临风武力高强完美无瑕君子如玉的人是江澄。”

“等下。”江澄急了。

金光瑶不管不顾,就那么凝眸直视着江澄,伸出双手欲捉住江澄的两只小臂,然而袖子太长挡路,又没法撕了多余的布料,金光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一把把江澄扯住,两人一起坐到地上,金光瑶探身捂住江澄的嘴,继续盯着他的眼睛说:

“我喜欢狗,以后会有一堆狗,名字分别叫蔷薇月季香香梅梅甜甜佳人,想取什么名就取什么;我是名门世家地位显赫;你和别人打架,需要我的时候我就替你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给你加油打气……”

江澄内心随着金光瑶的话语波涛浪涌,他发誓,这辈子都没这么快速的思考琢磨过,江澄掰开金光瑶的手,喘了口气打断金光瑶的话,说:“‘江宗主’这个称呼就不要了吧。”

金光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从善如流道:“晚吟。”

江澄咳嗽两声,没好气地说:“如果让我发现你跑了,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金光瑶俯身堵上了江澄的一开一合的唇,他心想:兰陵金氏的夫人骂人和脾气暴躁的习惯不能在外人面前显露出来啊,这么可爱的样子被别人看了去,想想就很不爽。

众所周知,金光瑶和江澄也不是什么胆子小的人。

于是,荷花潭里的荷花们,芦苇丛里的芦苇们,岸边上的柳树们,树枝上的鸟儿们呀,都羞红了脸。

————仙子和小苹果咬出的分割线————

三个小辈从最初被发现小纸人的紧张心情已经变成了平淡无奇,三人坐在一间屋子里品尝糕点,蓝景仪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哎金凌,你舅舅刚从水里出来的时候让我想到一句话。”

金凌和蓝苑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蓝景仪又开口说:“就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哦哦对,清水出芙蓉!虽说那些是荷花吧但是唔呜呜?”

蓝景仪沉默了,用眼神控诉蓝苑。

金凌目瞪口呆,愣了下扭头看向蓝苑:“思追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禁言术?”

蓝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是魏叔叔让含光君教我的。他说以后嫌人吵或是吵不过别人,就用禁言术方便些。”

当然,至于魏婴向蓝湛用了些什么手段,就不得而知咯。

End.

我爱人是侄儿的小叔〔壹〕

*金光瑶&江澄
*突然觉得这也挺好…我是xie教我骄傲
*设定是……假装这是另一个空间,地点是自设的
*江澄跑不过狗.gif
〔作者:妖居盛世〕



江澄牵着仙子在街上百无聊赖的走着,脸上面无表情一派严肃,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如果不穿紫色衣服就更像了。江澄溜着仙子来到河边儿凉快,然后他左看右看发现没人后才打了个哈欠,一个没注意,仙子挣脱束缚跑了出去,江澄内心mmp这要是仙子丢了金大小姐又要发脾气,不能打还不能骂的太过分,实在是憋屈的很。

“前面那位小兄弟,帮忙拦下狗!江家重重有赏。”江澄迈着步子向前跨,模模糊糊看到仙子的正前方有一个人,那人听闻江澄的话,只是抬抬手做了个向下压的动作,仙子就蹲在他面前了。

江澄连忙提步上前,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仙子,这才低头正视面前的人,这人身穿金星雪浪袍,一看便是金家的人,面孔倒是有几分熟悉,然而江澄死活没想起来这是谁,所以他对那人抱了抱拳,说:“小兄弟,多谢你拦住狗。”

那人笑的很是温和,语气也是十分的和气,他拱了拱手,回复江澄:“江宗主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这是金凌小公子的狗吧?看起来挺威风。”

“是,小兄弟可想要什么谢礼?”江澄表面上礼貌极了,但内心实在是很烦这种文绉绉的对话,要不是对面看起来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他早就随便应付过去,想到这里,江澄暗暗打量面前此人,还挺顺眼。

“不用,”这人又是笑了笑,“江宗主大可不必为迎合在下的说话风格。还有,在下名为金光瑶。”

江澄觉得自己像是被金光瑶看透了一样,但是金光瑶的眼神儿分明就满含和气,江澄心里怀揣着疑惑点点头说:“江澄,字晚吟。”

“江宗主有缘再见。”金光瑶俯身摸了摸仙子的狗头,然后转身走了。

江澄拽紧仙子的绳子,一边向云梦走去一边思索,突然一个激灵,江澄猛然想到,“金光瑶”——这不是兰陵金氏现任家主的名字吗!?要疯,好死不死还是金凌的小叔,竟还叫他小兄弟,希望他千万不要记恨,以后再也不能从一个人的身高来称呼人了,一定要严谨。

又过几日,到了几大家聚会联系感情的日子,江澄耐心的进行完这场交流大会,终于等到了最期待的环节——在兰陵的自由活动。

“舅舅!我们还是去娘最喜欢的那个荷花潭吗?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啊?”金凌兴冲冲的蹦过来,看来他也很喜欢自由活动的环节。

“你脑子是离家出走了吗?大小姐。”江澄没好气的瞅了眼儿自家侄儿,迈开大长腿头也不回地向荷花潭走去,完全不在乎金凌有没有跟上。

金凌在后面气的跳了跳,正准备跑步前行,忽地被人拍了拍肩膀。“谁!?”金凌反应迅速的捉住那只手正准备给身后之人来个过肩摔,结果听到熟悉的声音。

“如兰,是我。”金光瑶温润的声音响起,“蓝家的那群小辈也来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金凌惊喜万分:“真的?小叔再见!”说完金凌就向与江澄相反的方向跑去,金光瑶眼里闪过一抹狡黠,提步走向荷花潭。

————荷花潭————

“江宗主,好久不见。”

江澄望着荷花潭的荷花,不回头的说道:“金宗主好啊,上次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计较。”江澄心知肚明,金光瑶这人不会明面上记仇,不过心里怎么想的就不管他的事儿了。

“看起来江宗主很喜欢荷花,不只是因为令姐吧,还有当初的‘云梦双杰’?”金光瑶说着后退一步。

果不其然江澄暴起挥拳直逼金光瑶的面门,在快要砸下去的时候,江澄莫名其妙的觉得如果这一拳硬生生的砸在这白皙的脸上肯定不好看,于是江大宗主跟着直觉走,卸了点儿力道。

金光瑶直视江澄,抬手轻飘飘的挡住了江澄的拳头:“多谢江宗主厚爱,未尽全力来揍在下。”

“呵,你想干什么?”江澄收回手,双手环绕抱臂,打死他也不会说刚才触碰到金光瑶的手时起了想捏捏的心思。

金光瑶轻笑一声,然后收了笑容说:“你附耳过来。”

鬼使神差的,江澄倒真是低了头,盯着地面不知道金光瑶要说什么。

金光瑶凑近江澄的耳朵:“我想知道你的底线到底在哪儿,江宗主,请问您对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感情怎么看?我要听你说真话。”

江澄愣住,两人就这么保持着这种姿势。

金凌和蓝家小辈正在偷偷玩儿魏无羡教他们使用纸人的术法,几片儿小纸人贴在荷花潭旁边的芦荟地上,努力的缩缩缩。

“啧,真辣眼睛。”金凌揉揉眼睛,又继续盯着荷花潭的动静。蓝思追迟疑道:“呃……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蓝景仪一把捂住蓝思追的嘴:“大小姐你说谁辣眼睛啊,是金宗主还是江宗主?还是他俩都是?”

金凌瞥他一眼,看到蓝景仪把手从蓝思追的嘴上拿下来之后才开口:“当然是我那以为自己很正直其实是傻蛋儿的舅舅。”蓝思追震惊:“金凌,谁教你说的这些话?”金凌翻了个白眼,意思不言而喻,得,又是魏婴教的。

TBC...

剖析金光瑶的人物形象

*个人理解
*分析向
*我记忆不太好若有差错请见谅,文笔拙劣请见谅
〔作者:妖居盛世〕



①众所周知,瑶瑶当初在小树林里杀了自己的上级,且用的还是仇家的剑,由此可见:小树林,仇家的剑——思考众多,有智谋;这个时候终于杀了上级——能忍,但最开始忍性不太好。

②而后被赤锋尊发现,惊慌失措连忙解释自己的行为,虽然不知道这个时候瑶瑶是否是在伪装,但从后面瑶瑶收到信后就开始行动的事件来看,可以得知瑶瑶其实是一个很怕死的人。

③后来临近尾声的时候瑶瑶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并告知众人秦愫实质上是自己的妹妹,且看这一点,瑶瑶还和秦愫做了多年的夫妻,说明这个时候瑶瑶是十分能忍的了。

④每次薛洋在街上搞事情的时候都是瑶瑶收拾烂摊子,而且还主动提供邪道的材料给洋洋,当初金麟台上二人皆身穿金星雪浪袍,交流间还有笑容,可以看出瑶瑶其实蛮重视洋洋的,不止是利用还有朋友之情;而在街上瑶瑶对洋洋说的做坏事别穿金星雪浪袍也能得知瑶瑶对麻烦一向是敬而远之的态度。

⑤瑶瑶把所见过的人总能够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是喜好,且每次与人谈话也都是温温和和的,将自己放的谦卑,这表明了瑶瑶很懂得怎样才能和别人快速的友好,不至于结仇,且瑶瑶善利用各类人士,情商与智商极高。

⑥发现瑶瑶的密室的那一次,在密室里瑶瑶屏息凝神都让魏无羡误认为他已经离开了,其实并没有,且出了密室后羡羡揭发瑶瑶,但是密室里的东西已经被转移了,瑶瑶便开始演戏了,还转移话题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羡羡的身上,这一系列的事情不得不说瑶瑶的确聪明机智反应力迅速,还可以获得奥斯卡小金人。

⑦后来羡羡发现观音像很可能是瑶瑶的母亲,众所周知,瑶瑶的母亲是妓,文中也提到了瑶瑶深知天下人不屑于他母亲的身份,便雕刻了观音像,受人膜拜,那么可以得出瑶瑶是一个孝顺且不服输的人。

⑧当初聂明玦在温若寒的手下生死一线的时候,瑶瑶斩钉截铁的将温若寒致死,毫不拖泥带水手下留情,可以看出瑶瑶善于利用各种时段,且对于很多人事都是毫不留情的。

⑨仙子是瑶瑶专门送给金凌的,后来就算是威胁众人的时候也没有伤到大小姐一丝一毫,其实瑶瑶是对大小姐有感情的吧,毕竟是自己看着从小到大的孩子,况且大小姐和瑶瑶的悲惨经历差不多了,大概可以得出,瑶瑶其实是将对大小姐的疼爱之情压在了心底。

⑩前面已经提到过瑶瑶是一个怕死的人,那么为什么明明在聂明玦快要掐断蓝曦臣脖子的时候推开了蓝曦臣,自己却上去送死,这种情况分明是瑶瑶一手造成的,是瑶瑶故意引出聂明玦的。这大概有两种可能,一是瑶瑶深知自己难逃一死,便盘算好了时机,然后在蓝曦臣面前赴死,之前瑶瑶在蓝大面前说过自己救过蓝大于水火之中,却没有要蓝大一丝一毫的回报,那么可能是瑶瑶最后想要蓝大一生一世都记得自己,从而掐准了时机在那最后一刻推开了蓝大;二是瑶瑶幡然醒悟,将蓝大一掌推开,是了,瑶瑶这个人记仇很深,但记恩也很深,仍不忘当初如果不是蓝大的提拔,到现在瑶瑶都还不能报仇雪恨。

金星雪浪,一世敛芳。
其实我们永远都不能得知面具下的到底是金光瑶还是孟瑶,所谓分析也不过是我的猜想罢了。
那颗星辰终究还是陨落了。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相连。这大概就是因和果吧。
最后评价一句,不愧是恶友组,剑名都息息相关,恨生降灾,因为厌恨这个世界所以降下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