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居盛世

“邦信党还怕什么刀子?”

中秋月儿圆

*中秋节的过法〔雾〕
*祝看到此文的读者阖家欢乐
*出场:我的男神们,文中的“你”我也有份儿
〔作者:妖居盛世〕

「金光瑶」&架空

  “阿瑶!阿瑶!”

  “跑这么急作甚?当心点。”他的嘴角上扬,冲你微微笑着。

  你举起手中的月饼给他看,乐呵呵地说道:“阿瑶,你看,这是我今儿去集市买包子时老板娘给我的,她说这个月饼可好吃了,我就带回来给你尝尝。”

  金光瑶把手轻轻地放在你头上,宠溺地说道:“你尝尝看这月饼味道好不好,好的话明天我们就去买些回来。”

  虽然他笑着,但是你总觉得他的笑意未达眼底,你摇摇头,唤来一个下人将月饼去放置好,这才捧着他的脸,忧心忡忡地说:“阿瑶,你怎么不开心?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金光瑶缓缓道,“起风了,娘子,我们回屋去吧。”

  “不,我不回。”你斩钉截铁道,紧紧拽住他的手不准他走,“你是不是想娘了?”

  “呵……”金光瑶微微叹息一声,转而牵过你的手,拉着你迈向内屋,“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的确是想娘了。”

  “我们晚上去娘那儿吧!”你站到他面前,抬头看他,“晚上的月亮才圆呢,咱们三人一起过中秋,你说好不好?阿瑶?”

  “娘子所言极是。”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天陰,娘,今晚我們過了中秋,你是否也覺得我家娘子是個很好的女子?我做過許多不該做的害人之事,雖然告訴自己這都是為了報仇雪恨,但偶爾還是會覺得駭人,幸而娘子出現,她把我從泥潭中救出,娘,你说我是三生何其有幸才將她娶回家,娘,望您在天之靈,佑我們一世平安。』

  “阿瑶,你怎么还没熄灯?”你躺在床上,透过床纱看着他坚挺的后背。

  “嗯,就来。”金光瑶合上记事簿,便吹灭灯芯,与你相拥而眠。

「王也」&日常

  “王道长!我在这儿!”你穿着大衣,站在路灯下朝王也挥着手,示意自己在此地。

  王也一路跑过来,然后上下扫了你两眼。

  “干,干嘛?”你不自在地说道,十分没底气。

  “哟呵,还专门打扮过呢?”王也笑眯眯地捏了捏你的脸颊,“走吧,咱们去哪玩儿?”

  你报复性地伸手也捏了捏王也的脸才开口说话:“你说去哪儿玩?”

  “哎哟我的小公主,”王也乐呵道,“今天以你为中心,你想干啥就干啥。”

  “嚯,这可是你说的啊,别反悔。”你得意忘形地在原地蹦着,结果乐极生悲,在跳的时候小腿突然抽筋了。

  “哎我操!”情急之下你疼地爆了粗口,王也无奈地看着你,他看完你这一套动作就知道你又抽筋了。

  “你看,我让你睡觉别老踢被子,凉了腿又要抽,不听我的?这就是下场。”王也一边说着风凉话半蹲下来。

  “你……嘶,做,做什——”你已经痛地不顾形象死命抱着路灯柱子,话都说不清了,这蹲也蹲不下去,站也站不稳,你觉得你可能今天不宜出门,正想着,忽然从小腿处传来一阵温热,你低头看去,原来是王也伸着修长的手指在给你揉着穴位。

  “好了,感觉怎样?”王也站起身,询问你。

  你跺了跺脚,竟然神奇的没抽了,于是你扑进他怀里,笑嘻嘻道:“嘿,手艺不错嘛王道长,下次还点你。”

  “下次?”王也搂住你,“也就只有我受得了你这公主脾气了。”

  “呔,我也没有提什么很过分的要求好不好?”

  “是是是,那咱们走吧。”

  “嗯?去哪儿呀?”

  “当然是去买月饼咯,中秋不吃月饼咋行啊,然后再去给诸葛青那几个送些,送个人情嘛。”

  “说的也是,那咱们出发吧——”

  王也与你十指相扣,嘻嘻哈哈地走在大街上,其乐融融。

「诸葛亮」&未来

  “阿亮!”你突然出现进诸葛亮的视野,再加上一声大喊,吓得诸葛亮一个激灵。

  诸葛亮无可奈何,扶额道:“你这丫头,真是皮。”

  “嘿嘿,亲爱的老公大人~”你环顾四周,打量着诸葛亮的科技实验室,“你又在做什么新的高科技?”

  “你猜?”诸葛亮穿着一身蓝色的袍子,推推鼻梁骨上的眼镜,双手抱臂靠着墙笑眯眯地问你。

  你觉得眼前人的模样戳中你的心窝,你想,这磨人的小妖精又开始撩人了,于是你二话不说就朝他扑过去,被他接近怀里,你抬头看他,笑嘻嘻地说:“不知道!”

  诸葛亮抱着你,左手轻刮一下你的鼻头,看着你的眼睛,你忽然发现他的眼里有星辰大海,你沉迷于他苏极了的声音里,只听他道:“今天是中秋,古代不是有个传说是‘嫦娥奔月’吗?我打算做个AI系统,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家里登月了。”

  “喔,原来如此!”你抱着他的腰,手感极好,于是你把脸放在他的胸膛上,还蹭了蹭,“不愧是诸葛先生,绝代智谋无人能比。”

  “再怎么风华绝代,还不是被你抓住了?”

  诸葛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一支浅黄色的簪子,将你的长发用此簪挽好,然后用一种近乎虔诚的语气对你说:“你就是我的嫦娥。”

「刘邦」&都市

  你双手环臂,气呼呼地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上,突然一声开门声响起,穿着黑色正装刚开完会的刘邦迈着大长腿走了进来,他走向办公桌的同时,将衣服上的纽扣一颗颗解开,把外套一脱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不仅如此,他还解开衬衫上的两颗纽扣。

  你看的眼睛都直了,然后咳嗽两声故作矜持,这才用带着怒气的声音说:“什么嘛!都中秋节了!刘老三你还工作!工作工作工作,整天就知道工作!”

  “宝贝儿,”刘邦一边看着办公桌上的协议一边喊到,“冤枉啊,我可不是那种不顾家的男人,乖,等我把这些签完字我们就去吃你最爱的火锅。”

  “嘁,”你转过身子不去看他,表面上是你在生他的气,可实际上你是怕被他的美色给诱惑然后就妥协了,毕竟你打算在刘邦面前拿出点威严来,“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呵呵,可笑。”

忽地你感觉身后的沙发下陷了一部分,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儿围绕在鼻尖,低音炮在耳边炸响。

   “媳妇儿——你别不理我嘛~”刘邦单膝跪在你身后,另外一条腿笔直的撑在地上,他丝毫没有一点儿总裁形象地挂在你身上,可劲儿的跟你撒娇。

  你深吸一口气,试图稳定心绪,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你想镇定的想法失败了,于是你缴械投降,转过身抱住他把他压进沙发,然后居高临下地说:“你看看你,没皮没脸的,是怎么当上总裁的?”

  刘邦大笑出声,然后朝你眨眨眼,一手扯开自己的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上你的脖子,又勾勾唇角,慢悠悠地说:“当然是靠着客官您啊~”

  你强制性的压制住自己试图上扬的嘴角,却控制不住变得粉红耳垂。

  刘邦玩儿的差不多了,便用巧力来了个天翻地转,成了他上你下,刘邦在你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喂?张良啊,麻烦你把我办公桌上剩下的合同签了,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又不是不会模仿我的字体,嗯我去干什么?当然是陪我媳妇儿过中秋啊,嘿,麻烦你了。”

  “……你又让良哥帮你代签,我觉得这样是不是对良哥不公平啊?”你无语地看着眼前这笑的跟流氓地痞似的男人。

  “不会,我会给他加工资的。”刘邦穿好衣服,把躺在沙发上不想动的你一把扯起来。

  刘邦细心地替你理好衣领,然后勾着你的肩膀揽在身边,带着你去买火锅食材最后回到了家。

  “怎么不直接在外吃啊?”刘邦站在你身旁跟着你一起洗菜,好奇的问道。

  你乐呵呵道:“当然是在家里吃更有氛围啦,还能随意加自己其他喜欢的东西嘞。”

  “也是,”刘邦眼里满是宠溺,“还是只有我俩的世界最好。”
 

「韩信」&修仙

  韩信站在群山之巅,微冷的风吹拂起他的红色长发,显得凄凉又孤寂。

  你乘着飞剑上来时便看见这幅景象,心知他又想起前世的事情来了,你暗自叹息一声,将手中抱着的外衣抖开,飞到韩信身边给他披上。

  你笑着说:“重言,这里风大,你看风景也不知道拿件外衣,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韩信侧过脸看向你,无奈道:“我们修仙之人哪儿来的着凉?”

  你与他并肩而立,望着远处的鸟儿们低飞而过,沉默一瞬才开口道:“重言——我是指,心凉。”

  韩信沉默不语,只是抬手揉揉你的头,你能感受到他的动作十分温柔,也能感受到所谓的此时无声胜有声。

  “师父说过,前尘事终究是前尘事,不必因往事而过于心伤,”你试图劝说他别在沉浸于过往的悲伤中,毕竟自从他觉醒自己以往的记忆后,连续几天都没笑过了,“所谓过往云烟便是如此,况且重言啊,过多的沉浸于往事会影响仙途啊……”

  “嗯,我知道,过几天我就没事了。”韩信牵强地勾了勾唇角。

  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轻易释怀一件事,看着他这副模样你心疼至极,你决定转移话题,于是你带着轻松的语调说:“对了,今天中秋,我们去集市上买些月饼吧。”

  韩信只是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唤出飞剑带上你去了集市。

  此时你瞧见有个算命摊子,兴冲冲地跑过去凑热闹,你指指自己又指指韩信,对算命先生笑着说:“先生,我想算一下他和我姻缘能有多久?”

  算命先生摸摸自己的长胡子,说:“这位公子与这位姑娘定当是天长地久啊。”

  韩信付给算命先生碎银,再同你并肩而行,他道:“我们本就修仙之人,你怎还玩儿这个?”

  你负手而行,冲他笑道:“因为一般的算命先生都会说好话,只有少许半仙儿说真话,毕竟好话让人开心,所以我才问的。”

  看着你笑得傻兮兮的样子,韩信没忍住轻笑出声,你一震,随即反应过来,惊喜道:“你笑了!这么多天你终于笑了!” 

  如清泉般的清澈声音响起,韩信带着笑意,道:“方才忽地想明白,过往云烟可不如眼前佳人啊。”

  “瞎说,哪儿来的什么佳人?”你的脸变得微红,然后继续说,“不过,能看到重言你重新展露笑颜,我是真的很开心,你笑起来很好看的。”

  韩信牵起你的手,漫步在集市里,他温和地笑道:“既然这样,那我每日都笑给你看。”

老大与院长的那些事儿

*黑道老大云x医院院长亮
*霸道宠溺攻x傲娇暴躁受
*作为一个前、H文写手……当然是把这篇旧文的H部分给删了……
〔作者:妖居盛世〕

“医生!医生在哪儿!”

        一群人急急忙忙的冲进医院,打破了宁静气氛的医院。

“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诸葛亮头痛的揉揉太阳穴,本想着今天来视察工作,结果又碰上了这群人,

“说过了要来人就一个人来,吵吵嚷嚷像什么话,打扰了病人的休息你们负责?还有,我姓诸葛名亮,说几次才记得!最后,我不去!”

       一群人立马安静下来,面面相觑,一个人被推出人群,战战兢兢的说:

“可...可是,诸葛院长,我们老大受了重伤,谁也不见,只要你啊……”

       诸葛亮气急败坏,从前台翻出装备齐全的医药箱,提在手上大步走向门外,出了门回头一看,一群人还站在那里,更气了:

“还真是榆木疙瘩的手下,愣着千什么,想等他死了然后篡位啊!?”

“不不不不我们没想……”

“诸葛先生息怒,息怒。”

“还啰嗦什么,快跟上诸葛院长啊。”

……
……
……

       诸葛亮推开赵云的房门,看着床上看起来虚弱的人,心里揪在了一起:

“我说过多少次了,真是榆木疙瘩,让你带着药以防万一!不听?这就是不听我的话的后果!”

“好好好。”

       赵云笑着,宠溺的看着坐在床边翻医药箱的人儿,

“我知道你关心我,我会的,以后绝对百分百听你的。”

“呵,谁关心你了!我只是出于人道主义。”

       诸葛亮努力不去看他,

“哪个兔崽子开了这个箱子后没把用了的纱布更新的!?”

       在外面和实习生李元芳一起吃麻辣烫的狄仁杰医生打了个喷嚏,李元芳关心的询问狄仁杰:

"狄老师,你感冒了吗?”

“没,估计是被呛到了。”

       诸葛亮站起身:

“我去叫你那群手下买纱布回来,你等着,不许动。”

       赵云一把拉过诸葛亮,诸葛亮疑惑的瞅瞅他:

“干什么?”

“我渴了,想喝水。”

       赵云指指床边的水。

“真是事多。”

       诸葛亮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赵云,伸手拿过水杯递给赵云,

       赵云喝光了杯里的水,不多不少,刚好一口,喝完就把杯子扔到地上,还未等诸葛亮发问,赵云扯过诸葛亮拉进怀里,诸葛亮睁大眼睛张着嘴又想说话,这动作刚好给了赵云机会,赵云来了个法式深吻,把水灌给诸葛亮,诸葛亮咽下去后——

“卧槽你大爷的,赵云你没受伤!?”

       说完感觉不对劲,

“赵云你,你给我喂春[天的]药!?还是强劲的...唔....”

       诸葛亮脸颊泛红,神智开始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身在火炉里,热的发慌,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给扒干净了。赵云低沉着声音:

“不然这样,你怎么乖乖的,到我怀里呢?”

       诸葛亮贴到赵云身上,不安分的扭动着,诱人的薄唇让赵云更加炙热。

       赵云抚摸着诸葛亮的身体,诸葛亮也迎了上去……〔和谐大法好啊和谐造福家园和谐社会使人快乐〕

       完事后,诸葛亮狠狠的瞪着赵云,像是要把赵云盯出个窟窿来,赵云好笑的给诸葛亮顺毛:

“刚好给你放放假,你总在医院里忙,都不把我照顾上了。”

       赵云委屈巴巴,诸葛亮冷哼一声踹他一脚,指着锁骨上令人瞩目的印记凶赵云:

“这可不是你这么做的理由!”

“宝贝宝贝我错了……”

——————云亮分割线——————

       大厅里一众黑帮高职位人物和医院里的高职位医生坐在一堆,氛围迷之和谐,他们正在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商量策划着老大和院长的婚姻大事。

       

同人文、云亮·篇

*诸葛亮——王者学院的大学数学老师,三年六班的班主任
*现代学院pa
*大概是黄金分割率+武陵仙君+……
〔作者:妖居盛世〕

花香鸟语,桃花漫天飞,诸葛亮在王者学院特有的桃花林里的长椅上小憩,闭眼闻着淡淡的桃花香,好一副桃花美人图。

过了一会儿,诸葛亮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眼前突然出现一张大脸,诸葛亮被吓了一跳很快镇定下来,撇撇嘴,没有什么力量的一掌将眼前的脸挥开,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赵云你有什么事吗?”

“小叔,我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赵云被一掌挥开倒没什么不快,还得寸进尺的坐到诸葛亮的旁边,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凑。

诸葛亮嫌弃的瞅瞅身边这位自家的数学课代表+比自己就小三岁的侄儿开口道:“你会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别来没事找事的打扰我的清净。还有,说了在学院的时候要恭恭敬敬的叫我老师。”

赵云见诸葛亮没有推开自己的意思,眼睛一亮又很快收敛装作一副很苦恼的样子,道:“好的小叔,是的小叔。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嘛。”

“嘁,一边玩儿去,不懂的自己上网查。”诸葛亮挥挥手,继续闭上眼睛休息。

“那好吧,”赵云收了书,转了转眼珠子心上一计,“小叔,要不你躺我腿上吧,脖子卡在椅子上贼累的。”

诸葛亮闻言一句话也不说,闭着眼睛就直接倒在了赵云的怀里,脑袋枕着赵云的大腿,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还蹭了蹭寻个舒服的地方。

赵云的耳垂染上了粉红,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就这么呆愣了几秒,发现诸葛亮已经睡着了,仔细端详诸葛亮的脸庞眼下一片乌黑,看来是太累了。

殊不知诸葛亮其实是放缓了呼吸故意假寐,等着赵云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迟迟不下来,诸葛亮等不住了,遂睁开眼睛一把扯过赵云的衣领——赵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懵了——诸葛亮就这么吻上了赵云的唇,然后轻飘飘的分开,手还抓着赵云的衣领不放。

“小子,今天是桃花节,听说今天告白百分之百成功。”诸葛亮松开手起身向教学楼走去,“要上课了,还不跟过来?”

一言点醒懵逼中的赵云,几步向诸葛亮跑去,然后两人十指相扣一起走向了教学楼。

诸葛亮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似的,不禁笑出声来

脑海里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和赵云认识的时候,那时自己正在观望着桃花树,思绪在放飞,突然一个炮弹冲进了自己的怀里,低头一看赵云死死的扒住自己的腰扯都扯不动,口中不停的喃喃着“军师”

想起来也是奇妙啊,诸葛亮微微偏头看向赵云,赵云不明所以却突然红了脸,原来是诸葛亮举起他们十指相扣的手在赵云骨节分明的食指上舔了一下。

两人身后的桃花漫天飞舞,像是在为这两人庆贺着祝福着,诸葛亮打个响指,一朵桃花飞来,被诸葛亮别在了赵云的衣领上。

弥漫着幸福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