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居盛世

(此人不是正经写手)
让夏风拂去,让凉雨洗涤。

龙神成长记

*邦信邦
*出场:双面君主,圣殿骑士,德古拉伯爵,白龙吟
*无历史梗
*ky请自觉离开
〔作者:妖居盛世〕

〔二〕

  “找到你了。”

  穿着白色长袍的韩信蹲身与脏兮兮的小孩四目相对,然后嗤笑一声,伸手不轻不重地扯了扯小孩灰扑扑的脸颊,目光带着怜爱与喜悦,又说道:“跟我走吧,反正你也没爹没娘了。”

  “啐!”小孩向韩信吐了一口痰,抬脚就向韩信的膝盖踹去,幸而韩信功力深厚这才没仰面倒地,他轻而易举的提起小孩,而后咬牙切齿道:“刘邦你算个什么东——”

  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小的刘邦扯住如雪似的长发,然后就听到这破小孩说:“喂,你叫什么名字?”

  韩信听闻这话,也顾不得去救刘邦手里握着的长发,忙回答道:“我叫韩信,你这什么破记性,竟然把我名字给忘了,亏得还是你取的……”

  后半句的碎碎念刘邦自然是听不清楚的,于是他不耐烦的扯了扯韩信的头发,说:“我跟你走。”

  “不要扯我头发成不成?你一个八岁的落魄小公子还倔什么倔?收收你那破脾气吧。”韩信把刘邦扛在肩上,就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虽然过程中还被踢了一脚,但是好歹把人拐回家了,韩信正这么想着,头皮又突然传来微微的刺痛。

  “你看起来不过比我大个五六岁,你拽什么拽啊?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否能养活我。”刘邦略带不满的趴在韩信的肩上,手指倒是抓着对方的长发玩儿得不亦乐乎。

  韩信气极,“啪”的一声,韩信一巴掌拍上刘邦的小屁股,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韩信的手开始不安分,在小小的刘邦的臀肉上揪来揪去,并评价了一句:“手感还不错。”

  “你这混蛋——”刘邦满脸通红,开始保持着沉默。

  又是十几年过去,刘邦已成为了圣殿骑士团的骑士长了,某天回到家,就看见韩信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在外威风凛凛的骑士长大人此时无奈的拿出毛毯盖在对方身上,谁料韩信忽地醒了。

  “哎你回来了啊。”韩信揉揉眼睛,打着呵欠,眼皮子底下有着明显的乌青。

  “你被人揍了?活该,谁让你这么多年还是个少年模样,还不收敛自己那直言直语的习惯。”虽然这么说,但刘邦还是凑近韩信,试图查查对方身上有没有伤痕。

  韩信不满的拍下刘邦的手,说道:“这明明是熬夜熬出来的,还不是因为你。”

  “我?我怎么了?我这几天在外猎杀魔物又没回来,一回来就看见你躺沙发上——难不成你在等我?”

  “不然我干什么要睡沙发上?”韩信没好气的翻翻白眼,“我本来就不太擅长什么占卜命运的术法,这次为了你我熬了好几天。”

  听着这委屈巴巴的语气,刘邦笑呵呵地揉了把韩信的脑袋,心想这发质不是一般的好,然后哭笑不得地说道:“难不成我命运坎坷?”

  “坎坷倒算不上……说实话我觉得你这性格挺适合这命运的。”韩信认真地说。

  刘邦没形象的瘫在沙发上,不屑道:“嘁,命运?冰来火挡水来土掩啊,别吵我,让我睡会儿,接下来要去杀那吸血鬼,可忙了。”

  说完,刘邦就进入了梦乡,韩信无奈,捡起落地上的小毛毯给对方盖上,转身就进了厨房做饭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甚至还来不及和韩信好好道个别,刘邦就率领着圣殿骑士团踏上通往吸血鬼老巢的路途。

  光明与黑暗相交,圣殿骑士团的诸位都未曾想到吸血鬼贵族的暗夜公子竟然提前回来了,情报有误的骑士团团员全军覆没,独独留下个骑士团团长。

  那暗夜公子认定刘邦符合成为血族的条件,于是将刘邦带入长老会里,把他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吸血鬼。

  “从此以后,你便是德古拉伯爵。”

  黑暗,鲜血——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这就是那条白龙所说的命运吗?

  刚长出血色翅膀的刘邦站在城堡的窗台前,对自己身份的转变并没有太多的感触,更多的甚至是新奇。

  于是刘邦扔掉手中的高脚杯,试着扇了扇翅膀,便一蹬地飞上天空,向着白龙所在的地方飞去,他要去找他——因为在成为吸血鬼的那一刻,地狱般的痛楚使前几世的记忆被迫复苏,他记起了当年那条被自己圈养的小白龙,所以他要去把对方捡回来继续养着,顺便报报这几年韩信对他的“悉心教导”。

TBC——

双面形式之爱

*BE向注意
*邦信邦,德古拉伯爵x逐梦之影
*配角:教廷特使,天堂福音
〔作者:妖居盛世〕

“最后一步,完成~”

刘邦高兴的看着面前自己制造出来的机器人,情不自禁的勾起唇角笑出声,在刘邦的视线里,机器人睁开了晚,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 “尊敬的主人,晚上好。”

“孩子,现在可不是晚上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好呢?”

刘邦摸搓着洁白光滑的下巴,像是在观察美味一样打量着银白色与橙色相间的机器,手中血色之剑咕噜噜的转着眼睛。刘邦打了个响指,兴高采烈道:“你叫韩信吧,挺好的。”

“是,”韩信单膝跪地,将右手握成拳放在自己左胸处,那里是他的机械之心,他低下头,与刘邦一样的白色长发垂于耳旁,没有起伏的平稳声调继续响起,“韩信永远听从于您的命令,至死不渝。”

“好,好,好!”

刘邦抚掌大笑,从旁边拿来一个发圈,俯身给韩信绑了个单马尾高高束起,随后他跌进柔软的大沙发里,将双腿叠起放在桌子上:“韩信,给我端杯饮料来。”

韩信站起身,走进地下室,毫不犹豫的将其中一个奴隶杀死放血。

透明的玻璃杯与新鲜的血液在地下室阴暗的灯光下勾勒出一副病态的画。

韩信冷漠的将奴隶扔进旁边的蝙蝠群里,头也不回的走出地下室,带上了门。

“主人,您的饮料。”

“真乖,要是他也像你这么乖就好了。”刘邦饮下一口血液,发出一声满足的赞叹,“头一次就能做这么好,应当犒劳犒劳你。”

刘邦勾勾手指,韩信顺从着在他身旁坐下,刘邦翻身抬腿一个跨坐,居高临下地勾起韩信的下巴,发丝划过韩信的脸落在他肩上,白色与银白色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你要知道,时间没几天了,教堂里的那些家伙已经研制出将我彻彻底底杀死之法。我是创始者,你和我心里都清楚,你有自己的意识。兴许是以前所谓的善良在作祟,你也知道,我创造你是因为我希望最后几天不无聊,最后一日,你可以选择离去。”

韩信伸出与人类无异的机械手,环住刘邦的腰身:“主人,虽然我才出世,但我愿意追随您至死方休,无怨无悔。”

接下来的几天内,刘邦与韩信过着翻云覆雨的生活,但两人心中之情是否相同,或许只有本人才知道,很快,最终之日来临。

“德古拉,你的城堡已被包围,乖乖束手就擒或许还能被善待。”

城堡外,一个与韩信模样相同的人高喊着,他的身旁站着一个捧着圣经的家伙。

刘邦与韩信出现在城堡的窗台上,刘邦倚靠在韩信的怀里,不屑的冷笑一声:“真是好久不见啊,韩信,张良。屈服?善待?呵,本伯爵从不需要那种东西。”言罢,刘邦将手中盛着半杯血的高脚杯扔了下去。

韩信想:原来,那人才是伯爵的心仪之人么。

随着玻璃杯发出清脆的碎裂响声,最终之战开始了。

光明与黑暗各占优势,双方残的残,亡的亡,场面尤为血腥暴力,可惜,历史证明,光明终究会战胜黑暗,见时机已到,张良将圣经一抛,使其悬于半空,口中念念有词,而教廷特使韩信手持长枪,护在张良身前。

另一方面,机器人韩信焦急的抱着刘邦藏在地下室里,刘邦早已为半残之躯,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

“你走吧。”刘邦喘着气,鲜血不断从嘴角流出,他却还勾着唇角笑着,这副模样,莫名让刘邦显得魅惑。

“我不走。”韩信执起刘邦苍白无力之手,落下羽毛之吻,“我说过,主人,我会一直在您身边,至死方休。”

“咳咳,你还真是……”刘邦无奈笑着,死亡的逼近让他增添了几分人性,可能这才是他心中原本模样吧。

圣经发出的强大光芒笼罩着整个城堡,刘邦渐渐变得脆弱,他终是叹口气:“若你执意如此,那么……”

还未等韩信反应过来,刘邦已经用尽最后的力量捏碎了他的机械之心,凭着最后的余电,韩信微笑着,声音也没有了电磁性:“我不悔。”

韩信收紧自己的手臂,与刘邦躺在地下室冰冷刺骨之地上,两人的笑一个邪气一个心满意足,眼神交汇,终留下一个缠绵无力之吻。

圣经发出的光芒渐渐消失,教廷的人冲进城堡解救奴隶,而张良与韩信带着人来到地下室里解救这里的奴隶。

一个成员在角落发现一个红色的机械物,他捡起来给张良看,张良接过,与韩信研究着这物品,两人心里很不是滋味,韩信率先转身:“……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

张良带着此物走出城堡,他望着天自言自语:“原来那机器人是你用自己的心脏制作的么,看来这是你的遗愿了。”

张良手中运起一抹金色之光催动此物,在光芒里,一个人影出现,他有着银白色与橙色相间之体,有着白色长发,白发不知被谁人高高束起。

他迷茫的开口,是电磁音:“我是谁?你是谁?”

张良脸上浮现苦涩笑容:“我叫张良,你是韩信,你的创造者叫做刘邦,他在圣光之战中牺牲,留下你来继续完成他未完成的祈福世人的使命。”

“为什么他要独留我一人?”

“因为你是他最牵挂之人。好了,我们回教堂吧,你以后的工作就是为人们做祷告了。”

“请等一下,我可以去那里拿一样东西吗?我觉得有什么在指引我去那里。”韩信指着城堡的方向,对张良开口。

张良推推眼镜,低声回答:“……去吧,别被人发现。”

韩信从城堡里出来之时,张良看见他手中握着一把血红色之剑,上面的眼睛咕噜噜的转着。

“就是这东西?”张良问他。

“嗯。”韩信没再看张良,而是抚摸着这把剑。

“非拿不可?”

“非拿不可。”

“走吧,回教堂。”像是为了刻意强调什么似的,张良又补了一句,“那里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韩信最后望了一眼那黑色城堡,别人会觉得阴森恐怖之物在他眼里却是亲切温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对着那座城堡,带着浓浓不舍道:

“再见。”

每远离城堡一步,韩信都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撕扯着。

奇怪,明明自己不是人,可为什么,竟然会流出人类所说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