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居盛世

(此人不是正经写手)
让夏风拂去,让凉雨洗涤。

我们是幸福的一家·邦信

*老梗——如果你是你主食cp的小孩
*邦信
*第一人称视角
〔作者:妖居盛世〕

 
  「期末考试的数学卷子需要家长签字」

  “要死要死要死!”同桌鬼哭狼嚎,“**谁出的这么难的题啊!”

  我看着桌面上的数学卷子,红色的数字画在正中央——66,同桌嚎完之后凑过来看我的卷子,顿时喜笑颜开,他幸灾乐祸地说:“哈,太棒了,满分150好歹我考到了80分,你真惨啊。”

  “嗤,”我缓缓地勾起唇角,目光露出睥睨众生的姿态,不屑道,“你不一样没及格,况且——我的家长可不会给我来一顿揍,而你,我记得上次你考差了是挨了一顿打的吧。”

  满意地看着同桌石化的样子,我收拾好书包,然后双手抓紧箱子的两边,就这么背着书包端着箱子走到了学校大门口。

  一出校门,就看见自家老爸那头鲜艳的红色,却没见老爹的紫色身影,我纳闷儿着想:奇了怪了,按老爹那牛皮癣的护妻性格怎么没站在老爸旁边?虽然很疑惑,但我因为沉迷老爸的美色所以并未注意到身旁的人群。

  正当我离老爸越来越近时,突然一只手猛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惊魂未定,吓得不敢再动,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我……命~来~~~”

  幸好老爸瞧见了我,于是我看见他面带微笑向我走来,然后伸手,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还以为你干什么去了,结果是吓唬咱们宝贝儿是吧?刘老三,你还敢不敢再幼稚点儿?”

  我听闻此话,转过身,看见老爸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老爹的耳朵,然后老爹开始求饶,什么“下次不会了”“媳妇儿你捏的我好痛”之类的话,我站在旁边冷笑一声,说:“老爹你就可劲儿装,爸爸分明没用劲。”

  老爹摸摸下巴,眨眨眼,说:“一学期没见,宝贝儿,你还学会找茬儿了?”

  老爸无奈的放下捏住老爹耳朵的手,然后接过我的箱子塞进老爹的怀里,自己提起我的书包,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无东西一身轻的我挽住老爸的手臂,冲老爹扮了个鬼脸,成功获得老爹的一枚白眼。

  到了家,我一边打开书包一边说:“考试成绩下来了,数学卷子要签字,老爹老爸,你们谁签?”

  横躺在沙发上老爸吃着薯片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懒懒的拖长音调,说:“我不想动,让你爹签字。”

  于是我拿着中性笔和卷子走进厨房,向正在切菜的老爹递过去,说:“爹,老爸让你签字。”

  老爹洗了手后在围裙上把水揩干净,接过笔和试卷,又翻了翻,才签字,他一边写一边笑着说:“不错,这个数儿真吉利。”

  然后他捏着卷子,让我继续完成他的切菜工作,我便听见他放大声音吼着说:“媳妇儿!咱宝贝儿数学考了66!”

  虽然知道我家的家长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我还是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心脏开始加速跳动,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哦!”老爸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反射弧反应了两秒才继续说,“这数字吉利啊。”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老爹喜滋滋地把我头发搓的杂乱不堪,然后问,“其他科呢?”

  我舒了一口气,说:“语文和英语都是108分,政治70分,历史78分,地理63分。”

  老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伸出一只手捏住我的脸往外不轻不重地扯了扯,挑眉,眼带笑意道:“数学不应该考这点儿分,还是有惩罚的——今晚这顿饭你就做了吧,我陪你爸去咯,顺带把你卷子放书包里啊。”

  说完围裙就被扔到我头上,当我拿下围裙后就看见一抹紫色的身影出了厨房,看着那紫色的身影,我的脑海里莫名想起了《雨巷》。

  “哎。”我叹气一声系上紫色围裙,看着面前的菜和肉,瞬间明白老爹想做什么东西,于是我手起刀落,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之物。

  过了一会儿,大功告成!

  我将饭菜端到饭桌上,解开围裙,去客厅叫那对儿夫夫,顺便提一句,我走路属于没声的那种。

  刚进客厅,我就看见老爹坐在沙发上,而老爸跨坐在老爹的腿上,老爸的眼睛还被一条领带绑着,两个人脸贴着脸,不用问就知道他俩在接吻,这时老爹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睁开眼,向我看过来。

  我立马领会,比了个“ok”的手势,又不声不响地退出了客厅,自觉地找出耳塞带上,再回到饭桌。

  “哎,今天的我,依旧是一个人吃饭。”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