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居盛世

(此人不是正经写手)
让夏风拂去,让凉雨洗涤。

云亮的结婚典礼〔三〕

*服饰参考白执事x武陵仙君
*《老大与院长的那些事儿》后续
*地点在某峡谷里,嘉宾有各英雄和各召唤师
*现代
*婚礼形式结合中国古代与西式,独具风格
〔作者:妖居盛世〕

  “嘿,俺老孙来也!”

  只见孙悟空来了个潇洒的漂移,把车稳稳的停进车位,牛魔迅速地推门下车,扶着车欲哭无泪地说:“老猴,我再也不坐你的车了。”

  “哎,你还需要多练练啊。”孙悟空无奈地拍拍牛魔的肩。

  “咦?是孙大圣和牛魔王啊。你们来的正好,快来给他们搭把手。”

  正站在台子上拿着话筒指挥众人的武则天见他俩来了,便让他们去帮忙。

  武则天咳嗽两声清清嗓子,再次开口道:“这儿有两个闲人,你们谁需要帮手?”

  “这边这边!来个人搬器材!”苏烈一边扯着嗓子大吼着,一边没停下搬运的动作,项羽也光着膀子,沙着嗓子说道:“就牛魔来吧,你块头大!”

  “好嘞,老猴,我先过去了。”牛魔活动活动筋骨,便奔向苏烈和项羽所在的方向。

  “啊,孙大圣你也在啊?来的正好!”狂铁一边说着一边和裴擒虎扛着花架走向孙悟空,孙悟空挠挠头,不解地问:“我可以干什么啊?”

  “嘿嘿,大圣你不是有筋斗云嘛,麻烦你跑跑腿,去我们之前采购的地方再买点儿桃花回来。”裴擒虎回答道。

  “桃花?要那玩意儿干嘛?”孙悟空仍是不解,正巧公孙离抱着彩带从旁边路过,她叹气一声,回答道:“大圣啊,桃花当然是用来烘托气氛啊。”

  “这样啊,俺老孙去也。”于是孙悟空踏着七彩祥云远去了,裴擒虎倒是凑到公孙离身边,笑着说:“阿离,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啦,你扛你的花架去吧。”公孙离微微一笑,踩着小高跟走向那边正在挂彩带的王昭君和甄姬。

  “阿离你怎么来得这么慢?是不是——”王昭君微勾唇角,隐含着笑意,“那大虎又缠着你了?” “好啦,昭君你可别打趣她了,兔子急了可会咬人哦。”甄姬站在梯子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彩带,每固定住一个就把带子扯平整一些,这时她停下动作,跟着王昭君一起好奇地看着公孙离。

  公孙离跺跺脚,害羞地别过脸:“你们瞎说什么?快工作!今天是老大和院长的大喜日子,你们还偷懒来八卦!小心被女帝看见惩罚一顿。”

  “好好好我们不说就是,”王昭君从公孙离抱着的箱子里抽出一条彩带,“来吧,加油干~”

  忽然,一阵阵乐曲声传来,在整个婚礼筹备场里回荡着,甚是悦耳,众人向音乐声的来源地看去,原来是杨玉环、高渐离、大乔三人正在练习待会儿要演奏的曲目。

  “哎你们两个!”百里守约头疼地看着面前水火不容的百里玄策和铠,“不要再偷吃了好不好?”

  然而那两人并没有理会百里守约,而是在为烤鸡属于谁的问题争吵着,全然没注意百里守约越来越黑的表情。

  “喂,你们够了啊,再吵都没肉吃。”花木兰大步走来,一手拎开一个,把百里玄策扔进百里守约怀里,然后抓住铠拖去摆菜。

  兰陵王连忙跟上,慌张道:“木兰我跟你一起?”

  “好啊,走吧。”花木兰一手拽着嘴里塞着鸡腿的铠的后领,一手按着腰间的剑,“不过你可别想对我乱来哦。”

  “咳,怎,怎么会?”兰陵王看见花木兰满是笑容的脸庞,心里一惊,把不好的念头全压了下去,结果获得铠一个鄙视的眼神,兰陵王想:自己一定要忍,那是木兰的队友,不是敌人。

  “玄策啊,都给你说多少次了,”百里守约揉揉百里玄策的脑袋,“别和铠再吵架了,吵架伤身啊。”

  百里玄策一扭头,却没把头从百里守约的手下挪开,他气鼓鼓地说:“哼,哥哥做的烤鸡我才不要给他!”

  百里守约的气在这时早消了,他捏捏百里玄策的耳朵,无奈地笑着说:“那好吧,哥哥晚上回去只给你做一只烤鸡,怎么样?”

  “好啊好啊!”百里玄策开心地晃了晃尾巴,晃完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又不争气地没撑住气场。

  看着自家弟弟呆呆的样子,百里守约右手虚握成拳,放在嘴边轻咳一声,压着想笑出声的冲动,说道:“来,我继续做菜,你给我打下手。”

  这边的百里兄弟和睦融融,那边的孙策、曹操、程咬金的气氛可不太好。

  “我都说了这个该这样放!听我的准没错!”这是孙策的声音。

  曹操冷哼一声,不屑道:“我才是对的,听我的!”
  
  程咬金咬着手帕,泪眼汪汪:“听金金的!金金说的位置才是最好的!”

  “孙策、曹操、程咬金,你们在干什么?嗯?”武则天威严的声音透过话筒,询问争吵不休的三个人。

  “报告女帝,他们是因为老大和院长的结婚照的摆放位置而争吵的,孙策认为三张结婚照既然那么大,就应该呈三角形放置,而曹操认为应该一字排开放在酒店外面,至于程咬金,他认为应该在外面放两张,里面挂一张。”娜可露露一边听着她的鹰所转述的情况,一边向武则天转告。

  “谢谢你了娜可露露。”武则天顺了顺鹰顺滑的毛,“结婚照的位置就按程咬金说的放,忙完现在手上的活就去帮别人,不要做些没意义的事。”

  “耶,你们听到了吗?是金金赢了。”程咬金得意洋洋,小手绢不知被他扔哪儿去了,另外二人垂头丧气,跟着程咬金摆放结婚照去了。

  “娜可露露、不知火舞,确认一下各小队所在的位置,还有一个小时结婚典礼就要正式开始了。”

  “好的女帝。”不知火舞走到台子角落,拨打起号码。 “我这就打电话。”娜可露露也拿出手机给另一边打过去。

  “请问是貂蝉吗?”

  貂蝉正在给诸葛亮上最后一道程序——画眉,突然接到不知火舞的视频电话便放下手中的眉笔,接听道:“是我,怎么了?”

  “嗯,女帝让我问问情况。”

  “放心吧,院长可是……”貂蝉挑眉,把手机屏幕对准诸葛亮的脸,“小舞儿,你自己看吧。”

  “我的天……”不知火舞目瞪口呆,“院长真的是天仙下凡啊!咳,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婵儿姐加油。”

  “好的,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臣服于院长的美色之下,哈哈哈哈。”

  另一边——

  “芈月姐?”

  “嗯?露露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女帝让我问问你们的情况。”娜可露露戳了戳站在自己肩膀上鹰的肚子。

  “情况?当然是再好不过了。”芈月邪魅地冲娜可露露眨眨眼,将手中的手机对准赵云的脸。

  “哇……芈月姐,你这是把老大的威风和气质都展现的淋漓尽致啊。啊对,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请尽快准备哦。”

  “得令,我们打算出发了。”

  “报告女帝,”不知火舞与娜可露露异口同声道,“院长/老大已经在准备到来了。”

  “很好,最后再检查一次所有程序,”武则天一挥衣袖,对着话筒朗声说道:“女娲大人,请做好准备。”
  
  “放心,我会做个合格的司仪。”女娲扬扬手中的稿子。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