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居盛世

(此人不是正经写手)
让夏风拂去,让凉雨洗涤。

通技课时闲的没事儿干临摹的。
材料:英语本,红色中性笔,黑色中性笔,一本《国学经典》。
是照着《国学经典》上画的,有改动部分,不过很少。
P1是用手册稍微p过的,P2是原图。

让我做你的定心丸〔二〕

*君吾x戚容(君戚)
*现代pa
*商业·爱体验下层人民生活·巨佬x逃学·喜欢到处溜达玩儿·混混
*配角儿:花怜夫夫,谷子
[作者:妖居盛世]

  “什,什么?”戚容大吃一惊的同时僵硬地向一旁的花怜夫夫看去。

  花城正温和地对谢怜微笑着,见戚容看过来,脸色立即由晴转阴,给了戚容一个“等死吧”的表情,谢怜伸手捂住谷子的眼睛,笑笑,说道:“自求多福。”

  戚容气急,硬着头皮看向眼前之人:“其实我早就想和你交好……”

  “哦?是吗?”君吾皮笑肉不笑,眼神略带凶残,“可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不愿意?”

  “呵……呵呵,我天生就是这样,最能被人误会了。”戚容的眼珠子开始乱转,试图蒙混过关,可是,这人怎么离他这么近啊!

  君吾嘴角上挑,微微俯身,伸出左手捧着戚容的脸庞,右手的大拇指轻轻按压着戚容右眼下方,一边柔柔地按着一边威胁着说:“下次我遇见你的时候,如果你这里还挂着黑眼圈,我会打你屁股哦。”

  戚容一个寒颤,梗着脖子道:“你你你是我谁啊?凭什么管我?”

  谢怜咳嗽一声,不好意思地说道:“呃,忘介绍了,这位的家族和我们家族是至交,也是我的义父,嗯……也就是你干爹。”

  “什么狗屁玩意儿!?”戚容试图扒拉下君吾的手,未果,“我什么时候多了个关系?王八蛋谢怜!你不要害我!”

  花城嫌弃的向那边儿看了一眼,拉着谢怜的手转身就走,于是花城牵着谢怜,谢怜拉着谷子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戚容和他干爹。

  戚容只见他莫名其妙的干爹笑的十分危险,像是试图把自己剖开然后吃得一干二净一样,于是戚容没出息的又打了个抖,没办法,君吾的眼神是真的很厉害,如冷剑一般。

  “乖儿子,除了黑眼圈外,下次再听见你说脏话,也要受惩罚哦。”君吾摸了摸戚容的脸,告诫性地在对方嘴角戳了戳,“我还有个会议,就先走了,晚上我来接你放学吧。”

  “……慢走不送。”戚容见他终于放下手,悄咪咪地松了口气。

  “嗯?你叫我什么?”

  “干,干爹慢走!”

  “嗯,如果你不怕住院,可以试试晚上放学后一个人先跑。”君吾开怀的笑着,离开了孤儿院。

  见君吾的车越来越远,戚容才真正松了口气,呸了一声,骂道:“垃圾玩意儿!谁他妈是你儿子!狗东西!我呸!”

  “骂完了?那我们来算一下刚才没结完的帐吧。”花城负手而来,玉树临风潇洒无比,可惜揍人的动作破坏了一个温尔文雅的公子形象。

  于是,戚容在孤儿院挨了一下午的揍,晚上才回学校去上四节晚自习。

记事一二三

今日因将“恶友”tag写成“恶友组”而被一aph粉怒骂,事实上本人并不知“恶友组”和“恶友”非同一cp,也不知为何相差甚大,有错,我改,可事先骂人,就是你的不对。
师父曾教导我,不要因他人无素质而生气,所以我将其拉入黑名单,其评论尽数删除,以方便眼不见为净。
2018.8.30 周四 下午3:21

因恨生而降灾

*恶友:薛洋x金光瑶
*十恶不赦薛成美,笑里藏刀金光瑶
*冷门cp
〔作者:妖居盛世〕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街上出现两位玉树临风的男子,一人身着金星雪浪袍,一人身着黑红相间衣,一人长得温润如玉温和有余,一人英俊讨喜左手处有一断指,这二人一前一后,高的在前,矮的在后。

  那高的总是随手就从摊子上拿过自己喜欢的东西,矮的便跟在后面付钱,矮的那个悠悠开口道:“成美,下次你再这样,可别穿金星雪浪袍啊。”

  前面那人嗤笑一声,咬着糖葫芦口齿不清的说:“金光瑶,谁稀罕你金家那破袍子,穿着金光闪闪的又不舒服。”

  “呵,”金光瑶轻笑出声,眉眼弯弯,“毕竟这代表着兰陵金氏,我又是家主,定当要注意各方面的形象啊。”

  “嘁嘁嘁,名门世家的破规矩就是多,哪儿有我这么自在,”薛洋丝毫不遮掩的翻了个白眼,忽地眼神一凝,看向那处算命的摊子,于是他拽住金光瑶的手就向那处大步走去,“走走走咱们去那儿算一卦看看。”

  金光瑶被薛洋拽着只得无奈的加大步伐,他道:“你什么时候又对这些半仙儿起了兴趣?”

  “你管我?反正来都来了。”薛洋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带着金光瑶站在了算命先生的摊前。

  “二位要算什么?”那算命先生摸着白胡子仰着头看他们。

  薛洋双手抱臂,道:“就算算以后,看你准不准。”

  算命先生念念有词,掐指算来算去,才开口道:“这位公子,请保重,你往后的结果可不是什么好结果啊。”

  “啐,我看你就是讨打,还半仙儿?瞎算!”说着薛洋就要踢翻那摆放在地上的东西。

  金光瑶一把拉住他,然后蹲下身道:“老人家,给我也算一卦吧。”

  “这位公子,你的结果也不太好啊,您二位做的事是要遭天打雷劈的。”算命先生恳切的说着。

  薛洋拽起蹲着的金光瑶,然后一脚踢过去把那些物件踹飞,气势汹汹的说:“呸,瞎算命的,你才是天打雷劈的样!”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金光瑶从钱袋里摸出一块银锭,歉意地笑道:“还请先生勿怪,我给您赔罪了,不过老先生,话不可乱说,会遭来杀身之祸。”

  正当金光瑶准备追上薛洋时,那老先生咳嗽两声缓缓说道:“老头子我可从来不说假话,公子保重。”

  金光瑶没有再回话,只是大步流星追上薛洋与他并肩而行,薛洋勾着金光瑶的肩,表情凶巴巴的却被露出的小虎牙给破坏了气氛,他道:“那半仙儿给你说什么了?”

  “他说咱俩的友谊长存。”金光瑶不打算说出原本的话,即便薛洋肯定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

  果不其然,薛洋不屑道:“呸,你又在扯犊子。算了,走,买糖去,刚才我看见一家的糖很好看,买来看看好不好吃。”

  金光瑶只是笑笑,应声道:“好。”

  多年以后,薛洋、金光瑶二人,不再存在于世。

  彼岸花开满大地,一片火红的花海里,有一块倒塌的石碑,石碑上坐着一人,那人翘着二郎腿叼着草根像是在等谁,不远处忽然隐隐约约冒出一个金色身影,那身影越行越近。

  “成美,这是何处?”金光瑶看着坐在石碑上薛洋,率先开口,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充满着又逢故人的喜悦。

  薛洋跳起来狠狠地给了金光瑶一个拥抱,这才道:“地府,看到没?那儿排着队。”薛洋伸出手指指给金光瑶看。

  “还真是,你在等我。”明明是疑问句却被金光瑶说出肯定句的意味来。

  薛洋没否认,而是拽起金光瑶的手走去那处:“走走走,我们跟着去排队,看看那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原来那儿是个城门,都在排着队等着进门,轮到他二人的时候,守门人不带感情色彩地说:“你们业孽太重,不可投胎,这是牌子,从今往后你们就是黑白无常,不懂的问前辈,牌子会领着你们去管黑白无常的总司那儿。”

  进了城后,薛洋一边抛着牌子玩儿一边吊儿郎当的说:“黑白无常啊,听起来挺好玩儿的。”

  金光瑶无奈道:“成美你就想着玩儿,以后我们得一直待在一起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薛洋停住动作,气势汹汹。

  金光瑶摇摇头,笑道:“乐意至极。”

如果某某是你的心上人

*少林篇
*架空向
*设定:修行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
*和尚的名字:生谷,大小姐的名字:若鱼
〔作者:妖居盛世〕

                                「未还俗篇」

  若鱼喜欢上了一个和尚,这事儿谁也不知道,包括她的家人,若鱼对父母撒谎说自己想去佛寺里静静,于是,若鱼住进了寺庙。

  清晨,若鱼推开木窗,外面是一片竹林,若鱼深吸一口气然后伸了个懒腰,忽然听见沙沙的声音,探头一看,是那和尚在打扰落叶,若鱼的嘴角上扬,说道:“生谷,早上好!”

  名为“生谷”的和尚点头示意,温和地回若鱼一笑,那平稳有力又使人心安的声音响起:“若鱼小姐早。”

  若鱼伸手示意生谷过来,生谷便走过来,再将扫帚靠着墙壁,才走到若鱼的窗前,若鱼将木桌上的画卷递给生谷,却没有收回手,而是将手轻轻的按在画卷上。

  若鱼正欲说话,却未说出一个字,只得轻咳两声,这才言出声,她道:“生谷,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生谷垂眸回答:“嗯,七夕节。”

  “这幅画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若鱼收回手,又转身背对生谷,双手放在身前交叉紧握,下定决心似地再次开口,“生谷,你也不是什么低情商的人,我,我想你……”

  此时生谷已经把画卷打开,上面用墨汁画着一个和尚在竹林里低头扫着落叶,画卷的边缘处画着一扇打开的木窗,单是这几样场景,就明白这副场景是从何而来了。

  “阿尼陀佛,”生谷叹气,“若鱼小姐,你别将你的青春耗在我这和尚身上了,画卷……我就放在这里吧。”

  若鱼不再矜持,她立即转身,本想抓住生谷手的动作硬生生成为扯住袖子,毕竟若鱼估计生谷会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话来,若鱼咬咬下嘴唇,然后假装不在意地说:“无事,你收下它吧,难道你想看我的心血白费?”

  生谷只得拿起那副画,说道:“谢谢你,贫僧就先离开了,还有其他的事要做。”

  说罢,生谷便拿过扫帚带着画卷走远了。

  不知何时发现若鱼喜欢生谷这是的主持将若鱼请去,住持说:“若鱼小姐,贫僧也就直言直语了,生谷是万万不可还俗的,他是难得一见极有佛缘的人,咱们寺里的下一任住持就是他了。”

  若鱼紧张兮兮的,忙说:“不……我只是单相思,那个,不影响的,我不会想着要和生谷那什么的,真的,所以,还请住持不要赶我走。”

  “若鱼小姐,您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无端浪费了大好时光只为一个不可求之人?算贫僧越界了,若鱼小姐,请回吧。”

  “我不回,”若鱼肯定地说道,“住持,我向您保证,绝不会干扰生谷的修行,我只是,只是想看看他就好了,我也保证如果他对我动心的话,我……就算是赔上我这一生的时间也不会让他有机可乘的。”

  住持摇摇头道了声“阿尼陀佛”,继续说着:“贫僧是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既然若鱼小姐也做了保证,那您可以继续住下。”

  “也?”若鱼发现住持的话里有些蹊跷,“莫非生谷他也做了保证?”

  “是啊,天色不早了,若鱼小姐请回屋吧。”

  外面的天色分明还亮的很,这老和尚明显就是不想再谈下去了要逐客,若鱼只得推门而出,回了自己的屋子。

  “生谷,你知道该怎么做了?”住持对着空气说着。

  生谷从一旁的屏风后出来,身姿端正,他说:“嗯。”

  于是,若鱼每天都会打开窗子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在寺庙里寻找生谷的身影,同时尽力做到不被生谷发现,如果被他发现了,就若无其事的打声招呼瞎扯扯。

  若鱼所居住的屋子的一脚堆满了画卷,所画之人只有一个,这是若鱼走后生谷打扫她房间时才发现的,生谷也只能无奈地收起这些画卷,只留下最初若鱼亲手送给他的那副,其余的全当做材料烧了,烧的一干二净。

  很多年以后,生谷已经成为了住持,某日一客人非要见住持,生谷来到那香客要求的树下,却没见到人影,只是地上放着一画卷,生谷捡起它打开,上面画着一树一和尚,树后隐隐约约有着一个人影,此情此景又与此时重合,但生谷没有去往树后,既然这人没有主动出来,那么说明她并不想出来。

  “多年不见,我过得很好,劳烦你挂心了。”生谷这么说着,他知道对方想要他说哪方面的话。

  一声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像是示意主人知道了一般,生谷便拿着画卷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谢谢你,若鱼。”

  若鱼从树后走出来,看着生谷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不用谢,我只要看看你就好了。”

  又是多年过去,生谷也变成了四十多岁,这日有一香客想要见他,于是生谷站在那棵大树底下,眼前是一年轻的男子,这男子拿着画卷和一个盒子,然后带着悲伤的语调开口道:“生谷大师您好,我是若鱼的养子,被她一个人抚养长大,这是她的骨灰盒,这是她生前让我给您的画卷。”

  生谷接过两样东西,道声“阿尼陀佛”,再说:“贫僧知晓了,真是麻烦你了。”

  男子又说道:“大师,我想替妈妈问一句,您对她动过心吗?哪怕是一秒也好。”

  “这都是些陈年老事了,说不说又怎么样呢?人死不可复生啊,请节哀。”生谷这么说着,“贫僧有事就先回去了,骨灰盒会埋在她曾住的地方,您要来的时候通知一声就行了,告辞。”说罢生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男子站在树底下,叹气一声,自言自语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希望你俩下辈子可别再是没法谈恋爱的定位了,若鱼小姐,您的愿望已达成了,你儿子我要开始放手一搏去创业咯,老妈你可要保佑我啊。”

〔少林篇 完〕

云亮的结婚典礼〔二〕

*服饰参考白执事x武陵仙君
*《老大与院长的那些事儿》后续
*地点在某峡谷里,嘉宾有各英雄和各召唤师
*现代
*婚礼形式结合中国古代与西式,独具风格
〔作者:妖居盛世〕

“嗨老大,我来看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哪吒还未从窗户飞进来,就大喊道,然而等他飞进屋子里,便瞧见屋内一片诡异的安静。

  杨戬看哪吒来了,闪身蹭到哪吒身边,悄咪咪的对他说:

“……赵老大刚才给我们说他突然觉得害怕,就是那什么婚前恐惧症。”

  刘备无奈扶额叹气:“子龙啊子龙,你可是个黑帮老大,什么血腥暴力没见过,你竟然还怕结婚?”

  赵云支支吾吾别扭道:“……那不一样。”

  刘邦打破严肃的气氛率先笑出声,他一手搭在白起的肩上笑弯了腰,他颤抖着指尖指着赵云,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堂堂老大竟然怕结婚笑死我了哈哈哈,要是被院长知道你就玩儿完了,上都上过了竟然还怕结婚哈哈哈哈哈。”

  狄仁杰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塞进刘邦的手里,说:“你安分点成不?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刘邦一边啃着苹果一边乐呵呵的说:“我说的这可是真话,到时候被院长知道了……那就——嘿嘿嘿。”

   周瑜一撩披风席地而坐,拿着手机用微信和小乔聊天,他头也不抬的嗤笑一声,然后说:“没想到从前和我竞争院长位的家伙的伴侣竟然是个怂包,简直是丢人。”

  赵云捂脸叹气,说道:“是我丢人又不是阿亮丢人,还有,我一想到要和阿亮结婚我就特别紧张,控制不了啊。”

  “副院长你就别说话了,”太乙真人坐在炉子型的软垫上,对周瑜说完话后获得了周瑜的一声冷哼,然后又扭头对赵云说:“你要是再这样的话,院长就该发飙了,受害的可不是你一个人,我们医院的人会都遭殃的。”

  达摩附和着点点头,也说道:“还有我们帮派的人也会被帮主夫人训斥啊……”

  “所以老大你必须要克服紧张这玩意儿,不然会殃及池鱼啊!”鲁班七号这么说着,冲鬼谷子使了使眼色。

  鬼谷子暗暗点了点头,假装在和别人聊天一样在手机上点过来点过去,老夫子探了探头看见鬼谷子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后一脸无语,恰巧姜子牙从鬼谷子背后也看见了,于是他俩对视一眼,一唱一和的说道:“哎院长他另一半儿你为什么紧张啊?”  “明明都是结合过的人了竟然还会害怕?”

  赵云支支吾吾的,又是一声叹息,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这时鬼谷子开了免提,诸葛亮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哦?是吗?那就不结了吧。别结个婚还整出心脏病来了。”

  赵云一个激灵,从座椅上跳起来抢过手机,焦急的对着手机说:“不不不,我只是有点儿紧张,这个婚咱们是要结的。”

  那头的诸葛亮正被貂蝉捏着脸上妆,小乔正举着手机方便诸葛亮和赵云说话,诸葛亮眼睛闭着,无奈道:“结婚就是走个流程而已,紧张什么?你眼里有我不就行了?如果真的紧张的话,那我们就不结了,到时候给各位来宾陪个不是也行。”

  赵云静默两秒,深吸一口气再狠狠的吐出来,他下定决心说:“放心吧阿亮,这个婚,要结,想我堂堂黑道老大还怕什么?”

  诸葛亮笑着回答:“是啊,你什么也不怕,还有两个小时就上场了,你努力吧,我挂电话了啊。”说完诸葛亮就让小乔挂了电话。

  赵云把手机还给鬼谷子,然后握紧拳头说:“来吧,我要准备上场了。”

  芈月拿着化妆盒,妩媚一笑,说道:“你可终于下决心了,坐下,我来给你化妆。”

  “什么玩意儿还要化妆?”赵云坐下后一脸懵逼。

  墨子正和孙膑聊着天,听闻此话,无语的回答了赵云的问题:“老大,结婚是要结的漂亮,至少也得化个淡妆什么的。”

  “哇,墨子你好懂哦。”孙膑惊讶的说道。

  芈月笑眯眯的说道:“赵云先生,你可别动哦~”

  在场的人总觉得从芈月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丝威胁,于是赵云绷着脸,像幼儿园学生那样儿双手撑在腿上,坐姿端正,可以获得一枚小红花。

  妲己,雅典娜和干将莫邪四个人一起在旁边整理着赵云的婚服,尽力做到没有褶皱等现象出现。

  孙悟空和牛魔一看觉得没自己啥事儿,就向在场的招呼了一声就跑去进行婚礼的地方帮忙去了。
  
   夏侯惇蠢蠢欲动,也打算跟着跑,却被廉颇和典韦给拉住了,廉颇说道:“咱们还要开车。”  典韦眼带同情地说道:“是啊,夏侯惇你就醒醒吧,我们还得等老大弄完才能走。” 夏侯惇生无可恋的蹲下身,烟也抽不成,只能在那儿发呆,一旁的宫本武藏瞧见了,就跑来和夏侯惇聊起了道义。

TBC……

如果某某是你的心上人

*少林篇
*现代向
[作者:妖居盛世]

                                 「还俗篇」

  听说某个庙很灵,刚好最近诸事不顺,你决定去看看,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你一进庙,就看见几个和尚走过去,其中一个竟入了你的眼,待他们走过,你不禁为自己的想法而惊讶,你想:我怎么会对一个和尚心动?

  住持听闻你的来意,将你带到一处竹林,正巧他在打扫落叶,住持将他唤来,并让他带你四处转转,住持说你最近是因为心理不太好,所以才认为诸事不顺,待你重新整理好心态,一切便迎刃而解。

  他带你从竹林穿过,又经过那一汪清泉,行至山林脚下,一路上基本都是他在与你介绍所经之处,你只是稍微应和两句,现在行至此处,你们停下脚步,他问你是否愿意上山一探。

  你像是着了魔一样,问他:“如果有危险,你会护着我吗?”

  他答道:“姑娘放心,小僧定当护姑娘周全,不会让恶兽近你身。”

  你鼓足勇气,毕竟你们这是第一次相遇,还未曾相知,你说:“我的意思是……你愿意护我一生周全吗?”

  他惊讶地看向你,你感觉无地自容,心想:他不会以为我是什么放荡之人吧……

  哪知,他双手合十,说了一句“阿弥陀佛”,你听他继续道:“姑娘既然来到这庙里,想必也知道这儿很灵吧?”

  你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点点头。

  他说:“师父早算出我修心路程中有一劫,这劫躲不过,师父说这多半是情劫,若遇良人,方可还俗。”

  你急道:“那我可以做那个良人吗?”

  你见他无奈着,却多了份笑意,像是终得答案一般,他试着牵起你的手,你没有闪躲,看他眉眼弯弯道:“傻姑娘,不然为何师父要带你来我身边?”

  后来他成了庙里的俗世弟子,仍住在庙里,他会等你到来,再陪你一同出去,他还未长出头发,你计上心来,拉他换女装,他拒绝过,更多的却是任你摆布。

  你迷上了基三,玩儿的是七秀,于是,在一次漫展上,你cos七秀,他则cos少林,舞台上你们共秀了一曲舞,获得一众好评。

【少林篇未完待续】

让我做你的定心丸[一]

*君吾x戚容(君戚)
*现代pa
*商业·爱体验下层人民生活·巨佬x逃学·喜欢到处溜达玩儿·混混
*配角儿:花怜夫夫,谷子
[作者:妖居盛世]

     又是一个太阳高照的天气,戚容一如既往的翻墙逃学,目的地仍然是那家孤儿院,与以往不同的是,总是路过的那块儿修地铁的地方少了个站在大伞底下的警卫。

     戚容记得那警卫总是背挺的溜直,双手紧贴穿着黑色长裤的大长腿两边儿,被汗水浸湿的白衬衫被扎进裤子里,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腹肌,他头上扣着一顶黑色帽子,分明是一身普通的装束,却被这警卫穿出民国时期大军阀的气势来。

     戚容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那地方,只有孤零零的大伞,想了想那警卫的模样,戚容原本微微驼着的背挺直起来,然后直奔向孤儿院。

————赐福孤儿院————

“戚容哥哥,你终于把背挺直啦?”

     谷子惊讶的看着戚容,背挺直的戚容比以往驼着时多了几分魄力,毕竟戚容本身就长得好看,更何况还和赌场老大花城那长得胜似天上仙人的媳妇儿谢怜是表兄弟。

     戚容竖起食指放在唇前,瞪瞪谷子,这才压着声音说:

“你那么大声要死啊?我是偷偷跑出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想我死吗?”

“死还不至于吧,戚容,你这是第几次逃学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戚容看见赐福孤儿院院长外加自己的表哥谢怜就翻了个大白眼,气势汹汹的说:

“你管我?你个圣母莲花说什么说,管你的小屁孩儿去,去去去。”

      谢怜微微一笑,张嘴就来两个字:

“花城。”

     戚容揉搓谷子的脸的手一僵,就听见那瘆人的声音从谢怜背后的门那儿传来,戚容觉得自己可能有个背后灵,不然,怎么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甚至出了冷汗……

“戚容的头,像皮球,”花城愉悦的声音响起,语调无时不刻透露着威胁,“你说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嗯?”花城最后的那个“嗯”字仿佛会聚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可惜戚容死鸭子嘴硬,他梗着脖子说:

“你们两个,狼狈为……”

     话音未落,戚容就被负手而立的花城一脚踹到了一边。

“哦?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热闹?”

     苏炸天的低音炮忽的响起,戚容眯着眼看清了来人,嚯,这不就是那警卫嘛,戚容本来打算和那警卫搭个话,突然记起刚刚自己被踹了的事,就仰着头撂下狠话:

“哼,花城你走路的时候可得小心,小心我叫我的朋友白无相来揍你一顿!白无相你知道吧?就是那个战无不胜的武道至尊!”

     花城正欲一脚再踹过去,便被谢怜拉住,带着谷子闪到了一边。

     那警卫轻笑一声,走近戚容,眉毛微挑,语调上扬,他直视着戚容说:

“你认识我?”

     戚容“啊?”了一声,然后嫌弃的说:

“你谁啊你?不认识。”

“可我见你从我面前经过好多次,”男人语气竟然有些莫名的小委屈,“那我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君吾,也是你口中那个总是带着面具的武道至尊,白无相。”

TBC...

云亮的结婚典礼[一]

*服饰参考白执事x武陵仙君
*《老大与院长的那些事儿》后续
*地点在某峡谷里,嘉宾有各英雄和各召唤师
*现代
*婚礼形式结合中国古代与西式,独具风格
〔作者:妖居盛世〕

“院长院长,老大他们来了吗?”

     诸葛亮听完这话叹口气,薅了一把刘禅的头发,嘴角无奈的勾了一下:

“你小子急什么呢?这离你爹定的黄道吉时还早的很,还有三个小时才到十二点。”

     刘禅撇撇嘴,看看一旁吃零食的蔡文姬,再瞅瞅另一边正在整理诸葛亮婚服等装备的孙尚香、小乔、阿轲、露娜、虞姬、艾琳、庞统,又瞥见在那边儿沙发上抱着鲲呼呼大睡的庄周,还有旁边蠢蠢欲动试图搞恶作剧的韩信和李白,突然间发现好像激动难耐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于是刘禅少年老成的叹了口气。

    诸葛亮哭笑不得,一边给自己上妆一边说:

“你是小老头?没事儿大白天的叹什么气?”

    蔡文姬抱着零食蹦过来,嘲笑刘禅:

“院长我跟你讲哦,刘禅他今早起来就开始兴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了小儿麻痹症呢,简直给我们童男童女这个组合丢脸,略略略。”

     言罢还冲刘禅做了个鬼脸。

     刘禅一急,正准备朝蔡文姬㨃过去,就被不知何时绕到身后的哪吒一把拽住了后领,刘禅扭头:

“干嘛?”

    哪吒摇头,然后顺手从蔡文姬的零食袋里摸了两块儿才开口:

“你们就别给院长捣乱了,万一院长手抖妆花了,婵儿姐会生气的。”

  路过的李元芳附和着点点头。

  诸葛亮放下手中的眉笔无奈道:

“你们有这个空闲还不如去学习。”

    四人一愣,被诸葛亮吓得四散开来,哪吒丢下一句去看看赵云那边怎么样就飞走了,李元芳忙跑去窗边望天,刘禅和蔡文姬顿时窜上沙发一本正经的看电视,

     感觉到沙发的抖动,庄周撩起眼皮看了一眼又抱紧了鲲,然而怀里空荡荡的,庄周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扫视一周就看见韩信和李白两个拿着自家鲲在那儿闹腾,庄周委屈的模样落在刚进门的张良和扁鹊眼里,

      刚进门的两人顺着庄周的视线一瞟,张良脑门上青筋一跳扔出绳子套上韩信的手就往这边拉,扁鹊则是夺过鲲然后粗暴的给李白灌了一瓶新药剂,头也不回的把鲲塞给了庄周,李白被强制灌下药剂后突然头发变长,逐渐女性化,缩在墙角研究占星术的明世隐听见动静抬头一看,乐呵呵的起身走过去搂住李白可劲儿的调戏着玩儿,窗外给花草浇完水的弈星翻窗进来就看见自家师父抱着一个妹子,顿时杀气恒生。

       貂蝉拿着一盒化妆用品推门而进时便看见这一副混乱的景象,再看看那边儿和嬴政谈天论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诸葛亮,貂蝉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头疼都集中在今天了。
     

TBC......

男神那些令人头疼的直男操作

*现代pa
*五题系列,多cp向
*本文又名《注孤生的男神》,《男神的回复令人窒息》
〔作者:妖居盛世〕

1.

     实际上孙尚香的男神是刘备,虽然每次大小姐一看见刘备就会找茬。

     课间休息,孙尚香走到刘备身边,霸气的一拍刘备的课桌,双手叉腰特别傲气的对刘备开口:

“喂,你想考哪个大学?”

     刘备一脸懵逼看着她。

“看什么看,本小姐只是愁上大学后没有跟班,特意来问你的志向,不要东想西想!”

     刘备顿时皱起了眉,说:

“哎哟孙大小姐,我才不要和你在同一所大学,有你的话我还怎么追妹子啊?”

2.

     韩信的男神是刘邦,好友是张良,刘邦是个吊儿郎当不正经的学习委员,是韩信的后桌。

     韩信写了个纸条揉成团扔给后面的刘邦,上面写着一个问题——“刘邦你想交个男朋友吗?”

     过了一会儿,韩信觉得自己的后背被戳了戳,然后就有一个小纸团被人从领子那儿扔进了自己的衣服,韩信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反手伸进自己的衣服去掏那个纸团,指尖刚碰上还没扯,那纸团突然就原路返回。

     韩信趁讲台上的老师不注意,扭头向后看去,就见刘邦手里捏着根细绳,绳子末端是纸团。看见韩信回头,刘邦冲他一乐,然后在静默的教室里发出声:

“老师,韩信他打扰我!”

     韩信艰难的回过头,讲台上的诸葛亮推推眼镜,皮笑肉不笑的说:

“韩信,下课来一趟吧。”

3.

     诸葛亮的男神是他的学生张良,诸葛亮觉得张良真是个天才,他喜欢。

     训完韩信后,诸葛亮让韩信把张良叫过来,不出一会儿,张良就来了。诸葛亮轻咳一声,说:

“张良同学,你觉得我怎么样?”

     张良抱着书,一本正经的回答:

“老师是很好的老师。”

     诸葛亮打算循循善诱,继续说:

“那你觉得,如果有人和我谈恋爱如何?”

     张良站姿端正,目不斜视,他说:

“对方肯定很幸运。”

      诸葛亮觉得有戏,继续曰:

“那你和我谈恋爱,如何?”

     张良推推眼镜,眼里是对学习的热爱:

“老师,我觉得,应当以学习为重,多花时间学习才是最好的。”

      诸葛亮的表情像是吃东西被噎住了一样。

4.

     李白的男神是学长庄周,虽然曾经以为庄周是哪儿来的仙女,但李白并没有因为庄周是男的就不喜欢他了。

     李白瞅准时机,放学的时候抱着个枕头冲进庄周的教室,李白找到庄周,发现对方正趴在桌子上睡得香。

“庄周,庄学长……”
    
     庄周被李白坚持的声音唤醒,迷迷糊糊的看向来人。李白被庄周这迷糊的神色给萌翻了,立即心花怒放,然后把枕头送到庄周眼前,说:

“庄学长,请收下我的礼物!”

    庄周眼前一亮,然后拿过枕头垫在桌上,继续睡觉,李白懵逼了。

    而后庄周突然坐起,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李白,对他说了声“谢谢”,然后又倒下了,独留李白一人站在那儿如六月飞雪。

5.

     李元芳的男神是他的老大狄仁杰,狄仁杰是个富二代,明明抠的要死,还要给自己的小弟们发工资。

     这天,李元芳跟着狄仁杰收保护费,穿过校门的时候,李元芳看见门口有人在卖糖葫芦,于是李元芳让狄仁杰等自己一小会儿,翻身就去了门外买了根糖葫芦才翻回来。

     李元芳羞答答的把糖葫芦伸给狄仁杰,说:

“老大,那个,送你一根糖葫芦,很甜的。”

     哪知狄仁杰向后一跳,神色严肃,语气严厉地说:

“元芳你住手,我是不会受你的贿赂的,别想从我这儿多拿一分的工资。”

     李元芳试图说点儿什么,但看看狄仁杰如临大敌的模样,李元芳觉得自己心好累。

——————五年过去了——————

1.

刘备:“香香,香香!哎你等等我,别跑啊,慢点儿慢点儿,小心摔了啊!”

孙尚香改跑为快步走头也不回地说:“本小姐才不等你!”

2.

刘邦跟上韩信的速度,走在韩信的旁边,讨好地说:“信儿信儿,你别不理我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

韩信冷哼一声,抱臂不理刘邦苦兮兮的样子。

3.

张良推开诸葛亮的专属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关上门后直直的走向沙发,躺下就睡。

大概半个小时后,诸葛亮推门而进,发现沙发上躺了个人,然后乐呵呵的从柜子里拿了条小毯子盖在张良身上。

4.

庄周睡醒了就闻到一阵阵香味传来,于是从床上下来顺着香味走进厨房,就看见围着围裙的李白正在煮汤。

李白听见声响回头一瞧,正欲说话,视线往下一移就看见庄周白嫩嫩的脚,李白把中火切到小火,二话不说便抄起庄周来了个公主抱,把庄周放到沙发上去后才回到厨房。

5.

李元芳在客厅里打游戏,桌子上是一堆各色各样的零食,旁边的狄仁杰还不安分,一边看书一边投喂李元芳。

输掉游戏的李元芳气呼呼的,紧闭嘴巴抗议了狄仁杰的投喂,狄仁杰挑了挑眉,心生一计,把零食含进自己口中,然后凑过去喂给了李元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