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居盛世

(此人不是正经写手)
让夏风拂去,让凉雨洗涤。

《人生在世》

〔作者:妖居盛世〕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明明很困很想睡觉,也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也知道会对第二天的学习造成影响,

可没等来心悦之人的消息,怎么也睡不着,不是指精神上的失眠,而是指行动上——坐在椅子上不想动,静静地盯着屏幕,无聊地切换着APP,一看见新消息便切回QQ,发现不是喜欢的人发来的消息后失落一瞬,再重复以上动作,

我不喜欢甚至讨厌这样的节奏,

但我控制不住,就像某天突然对那人心动了一样,我的理智没能拉住我的念想,

像是今天中午午睡,迷迷糊糊中脑海里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然后我想着,怎么又想到ta了啊……

睡着之后的梦境里——不知道有多少个梦——都出现了心悦之人的身影。

怎么办?

我好喜欢你。

《四海八荒》

《四海八荒》是一个自创文梗系列


*若瞧见自己喜欢的文梗,在评论里留言后就可带走,也可改动


*如有雷同那真是巧了


〔作者:妖居盛世〕


  未成年少女挽着江湖里无人不晓的恶人的手臂,走在大街上,少女面带笑容,与那恶人嬉笑着。


  自以为正义的英雄认为少女定是被那恶人拐骗,毕竟恶人是个杀人魔,不分青红皂白杀人的那种——于是英雄冲上前,拔出长剑腾空而起,直往那恶人头上劈去。


  未曾料到,那少女功夫了得,刹那间甩出藏于袖里的暗器,逼得英雄节节后退。


  英雄急了,大声道:“小姑娘!快些离开他!他是杀人魔!”


  只听得那少女冷笑一声,从身旁男人的腰间摸出一匕首,向英雄甩去,擦过英雄的脖子插进地里。


  少女重新挽起恶人的手,道:“我的人我自己知道,管你屁事。”


  恶人无奈地揉了揉少女发顶,语气极其温和,道:“你看看你,又说粗话了。”眼含笑意的恶人只是打个响指,毒物从少女随身装备的小袋子里爬出,向英雄爬去。


  只是几秒钟,英雄便剩下森森白骨,而恶人与少女早已远去。


《人生在世》

*《人生在世》是我生活中真实故事的合集,也就是些小段子之类的。

〔作者:妖居盛世〕

 

某天政治自习,任务是做练习册,大概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左右,我戳了戳同桌的肩膀,同桌转过头疑惑地看向我。

  我叹息一声,说:“时间过得真快啊。”

  同桌没说话,只是挑了挑眉,点了点头。

  我低头看题,继续说:“五千年就这么过来了啊。”

  同桌愣了两秒,凑过来看了看我正在做的题,然后无语地对我翻了个白眼,扭回头继续写她自己的作业去了。

  我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

 

《四海八荒》

*《四海八荒》是一个自创文梗系列

*若瞧见自己喜欢的文梗,在评论里留言后就可带走,也可改动

*如有雷同那真是巧了

*有些人物用字母代替

〔作者:妖居盛世〕

1,A和C是好朋友,B是转学生,虽然是A率先认识B,但B和C做了情侣,A在不可控制的不满之下,采取各种方法从侧面影响着BC,最终BC分手,A成功和B在一起。

2,挚友的生日聚会没有邀请自己,自己知道消息后来到挚友家门口,敲开生日聚会的门,微笑着掏出冰冷的手枪击毙在场除挚友外的各位人士,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近挚友并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开口:“你背叛了我。”

3,不良少年暗恋学霸暗恋了多年,终于有一天鼓足勇气开口告白,学霸推推金丝眼镜,上前捂住不良的眼睛并亲吻了不良的唇。而后某一天不良发现学霸在和其他人亲亲我我,急忙上前:“你是我对象,为什么要和其他人亲亲我我?”      

学霸勾勾唇角,说:“我从来没有答应你。”    

不良问:“那你为什么亲——”

学霸回答:“亲你又不会影响我。” 

4,男人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她,直到某天,男人在夜晚划船散心,听见悦耳动听的歌声与银铃般的笑声,才猛然发觉自己从未忘记她,于是男人拼命地划动船桨想要回到岸上,身后是长发飘飘有着红色鱼尾的怪物,那怪物越来越近,在男人被咬断喉咙的一瞬间,男人又看见了那张美丽的脸庞。

5,渣男阅女无数,终于碰上一个泼辣厉害的角色,那人整天缠着渣男,渣男后悔自己惹上了这个麻烦精。某天,那人给渣男打电话,让渣男来一个地方,来了就再也不纠缠渣男。渣男欣喜不已,忙开车来到那处,却是一栋白色大楼,渣男还未反应过来,从四面八方冒出的黑衣人将渣男捆进大楼里,渣男只感觉一阵疼痛,然后失去了意识。渣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前站着那人,那人摸了摸渣男的脸,说:“谢谢你的命根子,我走了,拜拜。”

渣男看了眼自己的下体,然后惊恐的抬起头,发出“啊啊”的叫声。

那人一撩长发,转过头来,说:“不好意思,其实我是个男人,只是患有隐疾,这病需要移植那玩意儿,所以我看中你的了,哦对,为了防止你把这事说出去,我把你舌头拔了,不用谢哦。”说完,那人潇洒的走出了白色大楼,只留下渣男在流泪悲吼。

龙神成长记

*邦信邦
*出场:双面君主,圣殿骑士,德古拉伯爵,白龙吟
*无历史梗
*ky请自觉离开
〔作者:妖居盛世〕

〔三〕

  韩信正在家里无所事事的画油画,画布上大致的轮廓已经被勾勒出来,忽地从窗子那处传来“砰砰砰”的声音,韩信放下画笔,去看是什么东西在敲打窗子。

  “什么玩意儿?”韩信看见窗外并无一物,遂推开窗伸出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仍然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自韩信的臀部响起,韩信吃痛地揉着那块臀肉转回身,眼前多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吸血鬼。

  “嗨——信儿,我回来了。”

  刘邦收起翅膀,伸出双臂抱紧韩信,继续说:“我可什么都想起来了,现在是不是该算算我们的账?”

  “什,什么账?”韩信心虚,目光四移,不敢看面前二十几岁的吸血鬼,随着刘邦的脑袋离自己的脖子越靠越近,韩信才感觉大事不妙。

  刘邦将唇贴在韩信脖子的侧面,然后低笑一声,用尖尖的牙齿在对方脖子上轻柔的磨来磨去。

  还未等韩信反应过来——“嘶……”

  韩信觉着自己的皮肤被戳穿,鲜血被吸进刘邦的嘴里,韩信怒骂:“我去你*的刘老三!*******”

  刘邦舔舔伤口,抬起头,眼睛微眯透露出危险的讯息。

  “信儿,是谁教你……说得这些话的?”

  “没,不是,我……”韩信试图退后,却被窗台磕了一下后腰,刘邦欺身而上,揽住韩信腰身,垂下的银发与韩信的白发交缠。

  “反正我俩都能活得长久了,不急这一时成不成?”看着与自己对视着的血瞳,韩信知道对方认真了。

  早就饥渴难耐的伯爵大人,伸出他的舌尖划过韩信的唇瓣,挑眉道:“是啊,日子可长——那我们得做些事儿来打发时间,小白龙,你说呢?”

  “小?*****”

  韩信觉得这个不能忍,于是张嘴就来了一句粗话。

  刘邦脑门上的青筋猛一跳,他皮笑肉不笑,手上一用力便将韩信勾进怀里,捏着对方下巴,狠狠地亲了上去。

  “今儿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操。”

  于是龙神大人被迫成年了——精神上的。

END.

 

龙神成长记

*邦信邦
*出场:双面君主,圣殿骑士,德古拉伯爵,白龙吟
*无历史梗
*ky请自觉离开
〔作者:妖居盛世〕

〔二〕

  “找到你了。”

  穿着白色长袍的韩信蹲身与脏兮兮的小孩四目相对,然后嗤笑一声,伸手不轻不重地扯了扯小孩灰扑扑的脸颊,目光带着怜爱与喜悦,又说道:“跟我走吧,反正你也没爹没娘了。”

  “啐!”小孩向韩信吐了一口痰,抬脚就向韩信的膝盖踹去,幸而韩信功力深厚这才没仰面倒地,他轻而易举的提起小孩,而后咬牙切齿道:“刘邦你算个什么东——”

  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小的刘邦扯住如雪似的长发,然后就听到这破小孩说:“喂,你叫什么名字?”

  韩信听闻这话,也顾不得去救刘邦手里握着的长发,忙回答道:“我叫韩信,你这什么破记性,竟然把我名字给忘了,亏得还是你取的……”

  后半句的碎碎念刘邦自然是听不清楚的,于是他不耐烦的扯了扯韩信的头发,说:“我跟你走。”

  “不要扯我头发成不成?你一个八岁的落魄小公子还倔什么倔?收收你那破脾气吧。”韩信把刘邦扛在肩上,就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虽然过程中还被踢了一脚,但是好歹把人拐回家了,韩信正这么想着,头皮又突然传来微微的刺痛。

  “你看起来不过比我大个五六岁,你拽什么拽啊?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否能养活我。”刘邦略带不满的趴在韩信的肩上,手指倒是抓着对方的长发玩儿得不亦乐乎。

  韩信气极,“啪”的一声,韩信一巴掌拍上刘邦的小屁股,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韩信的手开始不安分,在小小的刘邦的臀肉上揪来揪去,并评价了一句:“手感还不错。”

  “你这混蛋——”刘邦满脸通红,开始保持着沉默。

  又是十几年过去,刘邦已成为了圣殿骑士团的骑士长了,某天回到家,就看见韩信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在外威风凛凛的骑士长大人此时无奈的拿出毛毯盖在对方身上,谁料韩信忽地醒了。

  “哎你回来了啊。”韩信揉揉眼睛,打着呵欠,眼皮子底下有着明显的乌青。

  “你被人揍了?活该,谁让你这么多年还是个少年模样,还不收敛自己那直言直语的习惯。”虽然这么说,但刘邦还是凑近韩信,试图查查对方身上有没有伤痕。

  韩信不满的拍下刘邦的手,说道:“这明明是熬夜熬出来的,还不是因为你。”

  “我?我怎么了?我这几天在外猎杀魔物又没回来,一回来就看见你躺沙发上——难不成你在等我?”

  “不然我干什么要睡沙发上?”韩信没好气的翻翻白眼,“我本来就不太擅长什么占卜命运的术法,这次为了你我熬了好几天。”

  听着这委屈巴巴的语气,刘邦笑呵呵地揉了把韩信的脑袋,心想这发质不是一般的好,然后哭笑不得地说道:“难不成我命运坎坷?”

  “坎坷倒算不上……说实话我觉得你这性格挺适合这命运的。”韩信认真地说。

  刘邦没形象的瘫在沙发上,不屑道:“嘁,命运?冰来火挡水来土掩啊,别吵我,让我睡会儿,接下来要去杀那吸血鬼,可忙了。”

  说完,刘邦就进入了梦乡,韩信无奈,捡起落地上的小毛毯给对方盖上,转身就进了厨房做饭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甚至还来不及和韩信好好道个别,刘邦就率领着圣殿骑士团踏上通往吸血鬼老巢的路途。

  光明与黑暗相交,圣殿骑士团的诸位都未曾想到吸血鬼贵族的暗夜公子竟然提前回来了,情报有误的骑士团团员全军覆没,独独留下个骑士团团长。

  那暗夜公子认定刘邦符合成为血族的条件,于是将刘邦带入长老会里,把他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吸血鬼。

  “从此以后,你便是德古拉伯爵。”

  黑暗,鲜血——从前想都不敢想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难道这就是那条白龙所说的命运吗?

  刚长出血色翅膀的刘邦站在城堡的窗台前,对自己身份的转变并没有太多的感触,更多的甚至是新奇。

  于是刘邦扔掉手中的高脚杯,试着扇了扇翅膀,便一蹬地飞上天空,向着白龙所在的地方飞去,他要去找他——因为在成为吸血鬼的那一刻,地狱般的痛楚使前几世的记忆被迫复苏,他记起了当年那条被自己圈养的小白龙,所以他要去把对方捡回来继续养着,顺便报报这几年韩信对他的“悉心教导”。

TBC——

龙神成长记

*邦信邦
*出场:双面君主,圣殿骑士,德古拉伯爵,白龙吟
*无历史梗
*ky请自觉离开
〔作者:妖居盛世〕

  龙神的成长期与人类相比自然要长的多,很可能一个人他这一世都过完了,龙神才从幼年长到少年时期。

〔一〕

  “找到你了。”

  身着紫色衣袍的刘邦弯腰捡起后花园花草丛里的小白龙,略带嫌弃的戳了戳小白龙湿漉漉的鼻子,又道:“你这条小白蛇怎么这么顽皮?”

  小白龙不满的晃晃身子,咬上刘邦的食指开始磨牙。

  气喘吁吁跑来的太监看见这一幕差点儿被吓到昏厥,但他还是顽强的快速跑近刘邦,连忙把手中撑着的油纸伞举到刘邦头顶,这才白着脸苦兮兮地说:“君,君主,找蛇的事情交给下人来就好,您何必亲自而为?您是九五之尊,可由不得这雨侵犯。再,再说,这蛇看起来很有毒性,万一……”

  太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邦蛮横的打断,只听得刘邦冷哼一声,道:“莫非在你眼里,孤是那种愚笨之人?”

  “杂家不敢。”太监惶恐着低头认罪,却又瞟见刘邦手指上缠绕着的小白龙正在扭来扭去,顿时脸又白了一层。

  刘邦从太监的手里拿过油纸伞,声音不怒而威,道:“孤在这园里走走,闲杂人等都退下去。”

  “是。”太监连忙带着侍女尽数退下,后花园里只留下了一个人和一条小白龙。

  此时的刘邦没了身为君主的威严,做贼似的左看看右瞅瞅,确定真正没人了这才迈步走进亭子里,也不合了伞,就这么坐在石凳上,轻轻捏了捏看似睡着的小白龙。

  “你干什么!说了多少次不要捏我的尾巴!”,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小白龙的嘴里冒出,又气呼呼道,“还有,你刚才竟然说我是蛇!你好过分!”

  “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刘邦顿时没个正经的笑出了声,然后戳了戳小白龙的头,“可是我要是说你是条龙,天下百姓虽信,但那些大臣可不信啊,万一哪天趁我不注意,将你捉去卖了可怎么办?”

  气鼓鼓的小白龙一听此话觉得甚是有理,于是点点头,道:“好吧,勉强算你识相。”

  刘邦将小白龙放到石桌上,伸出手指又戳戳小白龙的腰身,看对方被自己戳的歪来扭去的又乐呵道:“二十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个小不点儿啊?”

  “嘁,弱小的人类,”小白龙高高的扬起头,略带不屑,“身为龙神,我的时间可是很长的!”

  “哎,”刘邦趴在桌上和小白龙对视,“那我死了以后你可怎么办?重新找个人养你?”

  这下小白龙沉默了。

  “不管你怎么做,小白龙,我希望你不要忘记我,”刘邦的语调带着些许悲戚,又有些舍不得,“这样吧,为了防止你忘记我,我要给你取个名儿,就叫——韩信吧。”

  小白龙不高兴地在桌上游走了两圈儿,说:“名字挺好,可是你这话怎么说得跟遗言一样?呸呸呸,真晦气。”

  刘邦笑道:“瞎说什么,这表明我目光长远。”

  此刻距国灭还有三年,然而,这三年的时间转瞬即逝,眨眼间,刘邦已带领着军队站在战场了。

  厮杀声、马蹄声、怒吼声等未曾停歇,刘邦这方被节节逼退,五万大军瞬间只剩下不到三百士兵。

  在最后关头,刘邦唤醒睡在他袖子里的小白龙,咳着血面带着无奈的微笑,道:“信儿,你便自行去罢。”

  未等迷迷糊糊的小白龙反应过来——万箭穿心——不死也得死了。

  那一刻,小白龙被愤怒迷昏了头脑,腾空跃起,万丈光芒如冰刃般砸下,战场血流成河。

  云朵散开,露出了太阳,阳光照在小白龙的身上,小白龙却觉得以往温暖的阳光在今天是无比的寒冷,冷到刺骨,小白龙跌回地上,盲目的在血海里游来游去,他现在只想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来好一觉。

  找啊找,小白龙忽然看见前方有一处紫色,遂飞快的钻进去,将自己蜷成一团,靠在刘邦的心房处沉沉睡去,睡前他还在想,这人硬邦邦的,自己被硌得生疼,但好歹还挺暖和,不过,真奇怪——明明这人都死透了,怎的自己还感觉他有些温度?就像午后的太阳一样。

TBC——

当光明被迫堕落

*芳狄(李元芳x狄仁杰)
*我没细想那么多
*他俩身高差不多
*一个短篇故事
〔作者:妖居盛世〕

  王者医院,单人病房,白色的病床上穿着病服本该躺着的男人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窗外的景物。

  “狄大人——!”

  一个少年推开房门,在看见男人的一瞬间眼里蹦出了喜悦的光芒,还有一丝诡计得逞的流光快速划过眼眸。

  狄仁杰看着抱住自己腰身的少年,不禁抬手捏了捏对方的大耳朵,这才疑惑地问道:“你认识我?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呜……狄,狄大人,”李元芳抬头,可怜兮兮的模样落在狄仁杰的眼中,“您是一方霸主,所以得罪了很多人,都怪我,明明是您的贴身助手,却没查出您的车被动了手脚,呜呜呜呜……”

  狄仁杰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脑海里划过,记忆填满脑海,于是他无奈的揩干李元芳脸上的泪痕,说道:“这不怪你,元芳,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可,可是……”

  “好啦,总之我活下来了,不是吗?走吧,回咱们的基地去。对了,在这之前,把那个在我车上动手脚的家伙抹了吧。”

  “嗯!”李元芳欣然应允,内心充满着计谋得逞的窃喜。

————基地————

  刚踏进基地大门,狄仁杰眼前一黑,倒了过去。

  旁边的李元芳接住狄仁杰,敲晕狄仁杰的罪魁祸首此时恭恭敬敬地站在李元芳的斜后方,问道:“大哥,请问这条子……”

  “你说什么?”李元芳看过去,眼神冷若冰霜。

  小弟立刻改口说:“请问大嫂要……”

  李元芳嗤笑一声,自嘲般说道:“还能怎么办?你走前面,去把地下室的门打开。”

  说完,李元芳一个用力就将狄仁杰用公主抱抱了起来。

————地下室————

  狄仁杰悠悠转醒,看见自己被捆在椅子上并被套上枷锁,又看见眼前与他面对面坐着的李元芳,脑子里一片混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疼得很。
 
  李元芳哼起一支短短的歌谣,解开了狄仁杰的真正记忆。

  “李元芳——!!!”

  撕心裂肺的声音从狄仁杰的嘴里发出,他想起来了,他真正的记忆——

  他是一名缉毒警,这一次,上面给的任务是抓捕一名名为“李元芳”的毒贩。他自请完成此次任务,同事们都觉得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缉毒警,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名叫“李元芳”的毒贩,是自己曾经领养过的孤儿。当时他的友人见他情绪不太对劲,于是也自请完成任务。

  他们好不容易查出李元芳的老窝,却没料到这是一个局,他被单独抓进这个地下室里,里面有个著名的黑心心理师给他做了催眠。而那个所谓的“动手脚的家伙”却是自己的友人,而如今,他的友人却被他的一句话抹杀掉。

  狄仁杰放弃了挣扎,因为他知道自己已是穷途末路。

  但他还是想知道原因,于是他发出沙哑的声音:“……为什么?”

  兴许是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缘故,李元芳懂得狄仁杰想要什么原因,他便笑了。这个笑容让狄仁杰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回到过去那个时代,那时的他还是一名治安官,每天查街时身旁总会跟着一个小不点儿,给小不点儿一根糖葫芦,对方就能笑的很开心,像阳光一样。

  究竟是什么让眼前的孩子变成一个恶魔的?

  李元芳俯身抱住被捆住的狄仁杰,说出的话如同恶魔的低语:“因为……我想知道,心向光明满怀正义的狄大人,在某一天做出了无可挽救邪恶至极的事时会是什么样的姿态呢?”

  “简单来说,就是——逼迫一个光明磊落的人去做丧尽天良的事。”

  “狄大人,虽然我是毒贩,但是我从未吸过毒……”

  李元芳还在继续说着,然而狄仁杰已经听不进去了,他眼神空洞,理想的树苗被连根拔起,甚至被扔进烈火里焚烧。

  啊……原来是自己,让他变成恶魔的。

我们是幸福的一家·邦信

*老梗——如果你是你主食cp的小孩
*邦信
*第一人称视角
〔作者:妖居盛世〕

 
  「期末考试的数学卷子需要家长签字」

  “要死要死要死!”同桌鬼哭狼嚎,“**谁出的这么难的题啊!”

  我看着桌面上的数学卷子,红色的数字画在正中央——66,同桌嚎完之后凑过来看我的卷子,顿时喜笑颜开,他幸灾乐祸地说:“哈,太棒了,满分150好歹我考到了80分,你真惨啊。”

  “嗤,”我缓缓地勾起唇角,目光露出睥睨众生的姿态,不屑道,“你不一样没及格,况且——我的家长可不会给我来一顿揍,而你,我记得上次你考差了是挨了一顿打的吧。”

  满意地看着同桌石化的样子,我收拾好书包,然后双手抓紧箱子的两边,就这么背着书包端着箱子走到了学校大门口。

  一出校门,就看见自家老爸那头鲜艳的红色,却没见老爹的紫色身影,我纳闷儿着想:奇了怪了,按老爹那牛皮癣的护妻性格怎么没站在老爸旁边?虽然很疑惑,但我因为沉迷老爸的美色所以并未注意到身旁的人群。

  正当我离老爸越来越近时,突然一只手猛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惊魂未定,吓得不敢再动,阴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我……命~来~~~”

  幸好老爸瞧见了我,于是我看见他面带微笑向我走来,然后伸手,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还以为你干什么去了,结果是吓唬咱们宝贝儿是吧?刘老三,你还敢不敢再幼稚点儿?”

  我听闻此话,转过身,看见老爸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老爹的耳朵,然后老爹开始求饶,什么“下次不会了”“媳妇儿你捏的我好痛”之类的话,我站在旁边冷笑一声,说:“老爹你就可劲儿装,爸爸分明没用劲。”

  老爹摸摸下巴,眨眨眼,说:“一学期没见,宝贝儿,你还学会找茬儿了?”

  老爸无奈的放下捏住老爹耳朵的手,然后接过我的箱子塞进老爹的怀里,自己提起我的书包,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无东西一身轻的我挽住老爸的手臂,冲老爹扮了个鬼脸,成功获得老爹的一枚白眼。

  到了家,我一边打开书包一边说:“考试成绩下来了,数学卷子要签字,老爹老爸,你们谁签?”

  横躺在沙发上老爸吃着薯片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懒懒的拖长音调,说:“我不想动,让你爹签字。”

  于是我拿着中性笔和卷子走进厨房,向正在切菜的老爹递过去,说:“爹,老爸让你签字。”

  老爹洗了手后在围裙上把水揩干净,接过笔和试卷,又翻了翻,才签字,他一边写一边笑着说:“不错,这个数儿真吉利。”

  然后他捏着卷子,让我继续完成他的切菜工作,我便听见他放大声音吼着说:“媳妇儿!咱宝贝儿数学考了66!”

  虽然知道我家的家长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我还是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心脏开始加速跳动,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哦!”老爸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反射弧反应了两秒才继续说,“这数字吉利啊。”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老爹喜滋滋地把我头发搓的杂乱不堪,然后问,“其他科呢?”

  我舒了一口气,说:“语文和英语都是108分,政治70分,历史78分,地理63分。”

  老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伸出一只手捏住我的脸往外不轻不重地扯了扯,挑眉,眼带笑意道:“数学不应该考这点儿分,还是有惩罚的——今晚这顿饭你就做了吧,我陪你爸去咯,顺带把你卷子放书包里啊。”

  说完围裙就被扔到我头上,当我拿下围裙后就看见一抹紫色的身影出了厨房,看着那紫色的身影,我的脑海里莫名想起了《雨巷》。

  “哎。”我叹气一声系上紫色围裙,看着面前的菜和肉,瞬间明白老爹想做什么东西,于是我手起刀落,专心致志的对付眼前之物。

  过了一会儿,大功告成!

  我将饭菜端到饭桌上,解开围裙,去客厅叫那对儿夫夫,顺便提一句,我走路属于没声的那种。

  刚进客厅,我就看见老爹坐在沙发上,而老爸跨坐在老爹的腿上,老爸的眼睛还被一条领带绑着,两个人脸贴着脸,不用问就知道他俩在接吻,这时老爹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睁开眼,向我看过来。

  我立马领会,比了个“ok”的手势,又不声不响地退出了客厅,自觉地找出耳塞带上,再回到饭桌。

  “哎,今天的我,依旧是一个人吃饭。”

这是你开的吗?张先生。